杂记

1、托转战了同学帮我在网上买了一块存储卡,8GB 的 TF 卡,价格 139 大圆。买回来后打开包装,勃然大怒,指着他质问,怎么连个读卡器也没有?早走了同学大窘,答应把自己家里的一个存货拿来免费赠送,今日到手,甚喜。娘的,该同学别名甚多,前述仅其二。

2、老汉的站点空间是蹭朋友的,今天发来短信,要俺去备个案,说是最近查得紧。娘的,大不了撤掉。

3、闲来听两首励志歌曲,一首是学友哥哥的《红遍全球》,据说是为奥运而作,结果歌还没大推广,汶川已经红遍,遂罢,保持了低调;另一首是谭校长的《最爱笑的人》,这歌貌似已经不新了,可对老汉来说是新的,竟然原来没听过。还有一首是梁静茹的《会呼吸的痛》,不是励志的,娘的,听多了我老人家心痛,真是奇怪。这个姓梁的女娃子我老人家原来老和梁雁翎之类的混淆,从此怕是不会的了。

4、两周的时间快到了,娘的,变数横生。

5、早上送奶的把订的酸奶送来了,那个冰凉,放在暖气上温了半天。开口后发现没有吸管,跑遍整层楼,找到一根直径大约三颗小米,长度可及瓶高一多半的吸管,好歹算是可以应急。不曾想吸着吸着就有吸不到正品只能吸到空气的异响,煞为惊人,只好作罢,仰头牛饮而下。事后华仔同学赠送粗管两根,娘的,真是事后诸葛之亮,无能关云之长,备明天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