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博客,这五年

五年前的今天,老汉端坐在中关村某写字楼内的某个办公室里,在 MSN Spaces 上写下了第一篇博客。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受了朱壮汉、Gale、卡卡如和 AD 的蛊惑。他们当时是专业的网络安全和网络信息相关的工作者,喜欢追赶网络生活的潮流,博客,只是他们所看到的其中一点而已。五年过去了,能够跟得上老汉的博客步伐的,这几个人里好像没有一个,也许是有了新的方式。

开始写的第二年,通过博客认识了几个朋友,何首乌何去何从何老师、飞刀老师、刚毛上草上女侠、吕秀才女侠、绿豆糕扇子女侠、小 P 女娃儿,别的也还有几个,但来往不多。在这几个里,除了绿豆糕女士和小 P 未曾谋面之外,别的几个都已经是相当熟稔了,得益于都在北京这个地方。小 P 远在深圳,今年因公务曾经出差到那里,由于日程非常紧张,所以没有联系,回来后小 P 得知,还默默地不高兴了多时,甚为抱歉。绿豆糕女侠则身处江浙,每日相夫课徒,忙得四脚朝天。略有闲暇,就把自己的脸弄得和钟馗一样,然后自拍照片上传到网上吓人。据说手艺不错,老汉曾在网上询问如有朝一日我登临彼处,是否可以不下馆子,该女侠登时音讯皆无,看来是 mission impossible。

老汉刚开始写博客的时候,这个玩意儿还没有大肆兴起,所以不得不提的一件事,就是还发展了一名下线,那只戴着帽子的猫。那时那只猫还是部门里的单身一枝花,好歹和其他人有点来往。不像现在寻到了自己的归宿,成天躲在红色的虫子壳里不出来见人,答应了别人的烤鱼大餐,直到现在也还没有着落(该猫如果看到,请即刻联系此事宜)。当年的老汉有幸是可以与之搭得上话的几个人之一(唉,那女娃子眼界太高),据说此事让某匹马艳羡不已,不过事后证实实在是坊间传闻,而且有甚于此的风言风语也曾层出不穷。要知道该马年轻英俊潇洒倜傥,尽管是流言,也还是可以让老汉我老人家小小得意一番。

老汉实在是个不太容易坚持做什么事情的人,这个地方,就成了我的欣慰之一。当初原本就有考验一下耐心所在的意思,现在能够坚持五年,对我是相当的不易了。话又说回来,一贯以落拓文化人自居的老汉,也只有在这里才能过一过文化人的瘾,报纸杂志不屑的东西,我尽情地淡涂浓抹到这里。五年的时间里,这片天地陪一直伴着我,无论是失落、愤怒、欣喜还是忧伤。由于来看的还有一些我本人不愿意倾诉的对象,所以在有的篇章里,不可避免地使用了很多的双关语和隐喻隐语。偶尔往回翻阅,看到这些地方,要么是会心的微笑;有的则是连我自己都不解的茫然了,当时的不悦甚至是愤怒,就这样随风而逝了。

五年里,最大的一件事就是兜兜的出现。其他的东西,则基本上在此之前就已经定型。小波小浪并非没有,但无关宏旨。就像有人说过的,时间可以搞定一切,于是那些小波小浪,也就淹没在时间的浪潮中了。

上午去了小鬼当家,取回了兜宝前几天二周岁生日时照的亲子相册。相册外的兜爸看着相册内的兜爸,虽然人的皮肤都做了处理,然而那个静止的男人的厚重的眼袋和深深的眼角的皱纹,还是让现在这个正在敲字的男人心中涌起一阵说不清的情愫。

三火兄在有天中午说,我们今天混成这个样子,只能证明我们其实都是普通人。兜妈的一个同是孩子妈的朋友说,现在,我们也就仅仅是活着。有了一定的人生经历,恐怕每个人都会向哲学家的方向前进了。本该如是。那就这样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