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

不得不说,再次写博客,是各位常来看看的朋友们的功劳,在去年的年底,我就计划把它永久性地关闭了。这些朋友里,有暗香,有我的好兄弟张渊(恭喜他,马上就要当父亲了),有素未谋面的朋友兼本家小弩,有最近开始要猛烈攻克老汉的若干年过往记录的小娟同学,还有其他的一些我一时想不起来的人。最重要的是,有我的爱妻。我在很久一段时间里没有记录到她了,尽管主要的原因是我不太喜欢把自己的家庭生活放上来(应该和绝大部分的人一样吧),不过她还有略有微词,而且也不太赞同我从此就搁笔。

可还是一下子想不出来要写什么。猛然想起了上学的那个系列,和它的前辈们一样,还没有写完,要接上就不知要到什么年月了,善哉,好在心底里感觉还是有点可能的,有耐心的就多等等吧。这段时间里又看了些杂七杂八的书,有的是重读,比如《飘》,比如《最后一个匈奴》,再比如《太白》,《说来话儿长》,有的是之前买回来却没有看的书,比如《落角》。在孔夫子网上买了几本书,虽说是旧书网,却也有便宜的新书,旧书反倒大多比较贵。买到的有《敖德萨档案》、《枪炮、病菌与钢铁》,还有和专业相关的一本,还有一套《鹿鼎记》。《敖》很便宜,新书,才五块,加上运费才九块,卖家由于发货晚了些还打了一本别的小书(请原谅,不在手边,名字忘了),算是超值。我高高兴兴地给对方一个好评。《枪》那本,郁闷中,还没有收到,不知为何,专业的那本品相也很好,价格一般。最糟糕的是《鹿》。我手里其实有《鹿》的一部分,买这一套是想弄个完整,没想到,收到书以后大失所望,虽然错字不多,但纸张明显是盗版的,卖方也没有在商品描述中说清楚,我只能给他一个中评了,现在甚至有些后悔,应该直接上差评的。现在暂且决定把那套书作为马桶上专用书籍,以免埋没了它。

下午的时候,有人问起我重读《飘》的感受,我说主要是体会不一样,结果又被问到有什么不一样,真是湿手沾了干面。笼统地回答,那就是,人生中真是充满了无奈。思嘉身边的两个男人,她都无法去弄懂,去把握,一个是憧憬了很多年的白马王子,一个是鄙夷了很多年的无耻混球;而真正的结论却是几乎颠倒的,真爱一直在身边而不觉,察觉的时候却又飘然而去了。貌似顺便还谈了下别的著作,尤其是当代的作品,我也趁机理了下自己对几本书的感觉,最终《穆斯林的葬礼》胜出。

今天是三八节,张某梅女士不知道有没有又在两会上提出改名为女人节的提案。祝全世界的劳动妇女节日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