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愚人节

这篇博客,是补写的。原来确实是想说点什么的,现在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一晃十年就过去了。和兜妈说:咱们去吃鼓楼的羊杂吧;兜妈说好啊。看来五一的时候还真得去那个地方故地重游一下,如果还在的话,希望还在。

上周四五幸亏请了假,要不然好几件的突发事情,在班上都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肯定又是手忙脚乱。招行的专业版竟然不能用了,打客服竟然和我说是身份证信息过期了,真是晕倒。二代身份证也只不过是升个位而已,又不是我老人家驾鹤西游,至于掐我的脖子吗。

天气冷一天热一天,像是老天爷得了疟疾在打摆子。和同事们去了一趟怀柔的响水湖,湖其实没看到,爬了一趟野长城,看了看所谓的湖水源头。兜同学当天表现挺好,自己爬山爬了好高一截,不过回来后就倒下了,喉咙哑得厉害,晚上睡觉闹着找妈妈。

平时不在家不知道,现在领教了。最近全民房事如火如荼,楼底下的中介和前来看房的人像蚂蚁一样来来回回攒动,电梯里头上上下下享受着的也是这帮人,一个制服男或者制服女,带着或老或少的访客来看房。汗啊,早知道会成这行情,当年拼死拼活也要多买两套房,收益比打工可强不知道多少倍啊。只是不清楚还能火多久,涨多高。据说苏州的一个新盘,由于价格和之前预定的相差过大,开盘当天开盘的点儿和售楼处就被愤怒的准房奴砸了。

另,惊闻王江民病逝,还未满花甲,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