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点啥吧

下午就想说点啥的,结果打开 FireFox 以后发现这个输入正文的编辑框显示不出来,只好作罢。现在,可以说了,却忘了下午要说什么了。国外不太平,到处地震,还有个国家连元首都坠机挂掉了;国内太不平,除了响应号召与国际接轨也有地震之外,还有地价与房价的疯涨,朝阳区一开发商开盘加比承诺价猛涨三千,弄得住建委都介入了,估计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开发商要受批评了:谁让你们早早地把低房价捅出去的?

下午收到了在卓越上买的书:《重返 1976》、《金山》、《第三帝国兴亡史》。第一本是韩寒推荐的,由于那个年份和老汉有一定的渊源,所以就顺手买了。第二本是老汉自己找的,因为看了该作者的《阿喜上学》,一个中篇,觉得文字很好,尤其是比喻,总是格外的恰当,所以就买了。第三套是因为最近看的视频,先是好歹把《兄弟连》看完了,结局里有个美国阿兵哥把希特勒的私人相册偷跑了,作为战争的纪念品带回了国,以此为由头,我想起下载已久的《帝国陷落》还没看,就开始看这个,然后就想到了小时候看的一套连环画,就是由《第三帝国兴亡史》改写的,于是觉得应该买一套,所以就买了。

周末和老尼还有耳火同学小聚。老尼突然有还乡之念,甚为惊讶,但也能理解。耳火同学总是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相比之下,老汉每觉惭愧。别人对我的溢美之词,是因为他们看到了我的某一点,就往往认为我还有不知多少点没露出来,殊不知他们看到的已经是我左支右绌的表现,再无私可藏,与他们的期望值差距远甚。有几个例子。前些时参加 Symbian Foundation 的一个会,边上坐了个老外,成都来的,一见我在他旁边落座就很殷勤地递名片,自我介绍,我登时大窘。首先是,俺当时没名片,公司已经去印了,可是还没出来,这不算什么,关键在于,从初中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所谓的英语还是听不懂说不出的水平,真不知是怎么搞的。当然老汉有自己的排解之道,比如:我不会说英语是因为没去过英国,你个老外都到中国了,还不会说中文,只能证明你比我还弱。所以我决定,日后在中国国土上遇到老外和我讲洋文,我第一句就是反问:Do you speak Chinese? 如果他不会,那就只好 F-word 伺候了,或者绕个弯告诉他我姓尤名法克。你说说,就这水平,从国外打工回来的耳火同学还常常说我的英语水平和他不相上下……。还有个例子,本来想说说的,和管理有关,可惜最近我一接触这个词儿就有点头大,就暂时不说了。

想往 Dandy Mobile Utility 里加个截屏的功能,又怕校花同学嘲笑文件增加太大,所以就先写了个测试工程试下看,结果吓一跳,确实很大,34KB(GCCE 编译的,为了支持正版,我的 Windows 7 上没有装 RVCT)。依稀记得网上有人说使用新版本的 GCCE 编译器可以减小体积,按照 Nokia Wiki 上的文档一步步做了,排除千难万险,结果编译完 37KB,几欲晕倒。不过这个工程到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完善了我的 INI 文件处理类,并在其基础上实现了多语言资源加载接口,另外就是把转战了同学的一个 Server 框架模板类做了一下改良。

兜兜同学越来越好,说的话越来越让人刮目相看。缠着我给他讲故事书上的故事(其实已经讲过无数遍了),我就问他:你给爸爸讲吧;这小子开始耍赖:不讲;为什么呢?—— 我累了!或者是,爸爸我不讨厌你了,你举高高吧?现在早上是我送他去幼儿园,今天还没出门的时候要拉巴巴,完事儿了我去倒便便,兜小子看小卡车动画。我从卫生间回来,兜兜冲我说:还没擦呢!我汗,要不是他说,我还就真忘了……

猛然想起这个博客上有若干潜水的是现在公司的小娃娃们,需要慎言,所以仔细检查了几遍,好像没说什么出格的。先说这些吧。

补充一下:十年前的今天,我买了第一部手机,三星的 SGH-600c,三千多大元,还是托关系。能看中文,不能输入,所以名片夹里全是拼音人名,和老婆互发短信需要拼音后加个数字表示音调,哈哈。该手机使用六年左右,在一次去长途汽车站接老婆的经历中被瓢泼大雨湿透(鄙人也全身湿透),从此按键不太灵光,经过老汉自行维修后再也不能正常通话。好在当时已经开始接触手机开发,换上了 dopod 838,之后又使用了 Nokia 7710,然后是自己买了一台 O2 Atom Exec。现在嘛,正用着 Nokia E66,前几天还在为它不能使用免费的 Ovi 地图感到不爽,私下羡慕三火的 E52,结果 Nokia 一高兴就连 E66 也支持了,不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