驷马齐驱

前阵子买了一本《格萨尔王》,里面附赠了一本《藏地密码 I》。本来是抱着《尘埃落定》那样的水准期望《格萨尔王》的,但看了近百页了还没找到感觉,不知道是阿来兄因为四川省作协主席的政务太忙导致了写作水平下降,还是老汉兄因为工作单位的业务太忙而导致了欣赏水平下降。《藏地密码》做了最新的厕上读物,连门纲目科属种的大小都没弄明白,前后逻辑混乱之后随处可见,基本上是一派胡言,幸亏好歹还能算是有点趣味。

《窗边的小豆豆》,在地铁上一气就读了近半本,比较好玩,很向往小林宗作老师的境界。第三帝国的兴亡,暂时就放下了,看来那种东西趣味性还是有点小,要不然不至于让我老人家在看完王小波的文集之后还能有这么多后来者插队优先。事实上暂时搁置的还有一本《Java 编程思想》,哈哈,太专业的东西,不算也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