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

昨天的博客,平淡无奇,流水帐而已,本来是要写到更前一篇里作为一个小节的,可是我觉得那个标题很好,所以就拿出来单独成篇了。然后没有想到的是,一工建人兄弟(不是个日本人)把这个电影和另外一件事情联系了起来,有点意思。当然了,那个事情的基调明显不太符合主旋律,所以我就在评论里加了个链接,因为没有考证,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事实,问题在于,即使它是事实,我竟然也一点不觉得惊讶,类似的事情,还可以延伸了解一下在上海犯事的凶徒杨某的母亲,在奥运前后的遭遇。这种事情总让人感到无奈而悲凉,因为我们同样都是大社会里的小人物,那些人的命运,说不定某天就是我们自己的命运。我感到莫名的恐惧,常常倒是,害怕某一天我即使听到或者看到这些事情,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如果到了那天,我觉得,我基本上就无异于行尸走肉了。

阿来的《格萨尔王》看完了,这可真正叫没感觉。场景不恢弘,故事不惊奇,文笔也没有突出的地方,叙事而已,甚为失望。还好,正在开读的《漫长的告别》多少慰籍了一下我,钱德勒,是个好作者,宋碧云,是个不错的译者。主人公马洛从拘留所里出来,碰到了一个新闻记者,交谈时马洛评价对方的工作“你是跑警察局口的”,我个人认为,看到这个“口”字,就可以认可一下译者的功力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