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

昨天看完了刘再复的《红楼梦悟》,比预期的情形好些,没有半途而废,终于还是耐着性子读完了。作者对《红》几乎已经到了崇拜得五体投地的地步,由于我还没有达到那种境况,所以有的地方不免觉得其叙述有些夸大,但总的来说,还是认同的居多,而且也给了我不少启发,还有更多可以去关注的细节(如果我将来重读的话)。

由于作者还经历过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所以在里面他还大加挞伐了以阶级相关的视觉去解读小说的方式,这在像我这样的读者来说,感觉其实是不必要的,因为那种方式已经被我扔到垃圾堆里了。有趣的是,我接下来在看《元人杂剧选》,顾学颉老先生于一九九三年写就的前言里,恰恰在很多地方使用了阶级相关的角度去分析作品的含义,一望而知是那个特殊时代的烙印,实在是让人觉得美中不足,却又不由得为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感到悲哀。元人杂剧原来一直就有兴趣,直到现在才算是正式开始接触,心里还能记起当年在课本上读到睢景臣的《哨遍·高祖还乡》时的喜悦之情。

在看《漫长的告别》和《锅匠·裁缝·士兵·间谍》时,在这一本侦探题材一本间谍题材的书里,竟然奇迹般的都提到了《了不起的盖茨比》,所以我觉定有时间也要看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