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周教主

周教主最近据说很受伤,原因是他一直视为是自己禁脔的“准安全市场”边上,来了一片巨大的阴影,一只肥肥大大的企鹅,一屁股就要把那个三百六十度的懵人罗盘给坐塌了。

上文说的这个“准”字,还是费了我不少脑细胞的。

传统意义上的安全市场,进入门槛相对还是比较高的,因为这个行业需要非常深厚的技术沉淀,无论是对计算机处理器,还是操作系统,乃至网络协议,都需要有一个长期的跟进和研究。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目前看到的安全软件巨头,无论是赛门铁克(诺顿)、卡巴斯基、趋势、麦克菲,还是国内的江民、瑞星(口碑好坏暂且不论),几乎都是经过了 DOS 时代的洗礼的,或者是经过了某个具有里程碑式的安全事件的考验。比如瑞星,就是靠 CIH 站稳脚跟的,而江民的历史就更加是有目共睹,由于掌门王老师亡故之时,素材已经被发掘的七七八八了,所以在此更无需我来赘述。然而总的来看,由于操作系统的不断演化和进步,制造真正意义上的病毒已经非常困难,互联网的发展,更是导致一切向钱看,以社会工程学为侵犯用户利益的主要机制的恶意程序,占据了安全威胁的首要地位;那种纯粹属于炫耀技术能力的病毒研究,除了具有自虐倾向的技术狂以外,基本无人问津了。这样,各大安全厂商赖以自豪的实力,似乎突然成了屠龙之技。牛倒是挺牛,可是没什么用武之地。

周教主在当时确实目光如炬,一手创建了以某句乘法口诀为名的公司,计划在互联网这波浪潮到来时能分一大杯羹。可世上不如意,十常有八九。中文上网这个口号尽管响亮,可惜并不是周教主能够一手遮天的。除了百度的工具栏之外,还有个看起来甚至是半官方的 CNNIC 也在掺和。这如何了得?于是用户的浏览器里(看得见的)甚至系统里(看不见的)乱成了一锅粥,各种工具栏满天飞,互相挖坑设套,捅刀子下药。谢天谢地,总算是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当然周教主没什么损失,既收获了蹂躏用户的绝佳经验,又在做臭之后把不完整乘法表倒手给了那个倒霉的雅虎,稳赚了一大笔。

反过头来,望着那一堆自己的追随者(例如很棒小秘书之类的东西),再听听沸腾的民怨,周教主的眼睛里闪烁出恶狠狠的然而又同时是喜悦的光芒。这不正是绝佳的机会吗?天时地利人和,无一不有。天时在于,传统的安全厂商囿于历史认知,还没有搞清楚对于“流氓软件”这种新生事物,是该剿杀还是该放纵,再加上当时很多流氓软件的东家,大都不折不扣是完全合法的企业,放出来的软件行为虽然流氓,可难保还有很正规的版权和著作权证书呢,你敢杀流氓,流氓就真敢给你下律师函,去法院告你,谁不怕没吃着肉反倒惹来一身骚?地利在于,靠着之前的行径,对用户的地盘实在是太熟悉了,在什么地方能干什么事,了如指掌。一点也不奇怪,这玩儿法本身都是周教主首创的,跟来的这些末学后进,在周教主眼里还不是几棵豆芽菜?人和就更不用说了,去看看在杀毒厂商的论坛里骂街的人就知道了,盼着有一个能铲除流氓软件的玩意儿出现,可以说是久旱企甘霖啊。于是三百六十度罗盘公司诞生了。

可与传统的安全厂商不同的是,从诞生以来,罗盘公司尽管一贯吆喝起来嗓门很大,却实在是没有什么成功案例能拿得出手。流氓软件的高潮是过去了,可并不是罗盘的独功。它只不过是在顺应了一下历史潮流的时间点上喊了一嗓子而已,这一嗓子,还把那些举棋不定的老兄们惊醒了。转瞬之间,流氓软件成了哪家安全厂商都敢抬腿跺一脚的过街老鼠。流氓软件这盘菜一下了桌,周教主就很尴尬了,江民瑞星金山们仍然在收用户的钱,那我呢?妈的,打翻狗食盆,谁也吃不成!于是酝酿了一个“安全免费”的计划。这个计划里被周教主瞄上的第一条鱼,叫卡巴。卡巴斯基这个词有好几个含义,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是一家公司,再次,是这个人创建的这个公司的主要产品。据说俄罗斯人大多数学底子很好,计算科学也很硬挺,要不前苏联也不至于能和以美利坚为首的西方世界对抗那么多年。基于这样的自信,又同时带着急于挺进中国市场的美好愿望,卡巴斯基把自己的引擎免费许可给了罗盘公司。就这样,罗盘公司竟然把“免费”这两个字真的实现了。对于这样的同行,传统的安全厂商虽然不屑,却也基本上属于束手无策的状态,你明知道他不专业,可是在用户那儿体现你专业的机会不多啊。于是,一个“准安全市场”就这样被周教主硬生生开拓出来了。传统的安全市场和这个“准安全市场”,如果非要一比的话,我觉得可以用药品市场和保健品市场来做类比,各位可以自行深入体会。

问题是,现在好不容易白手起家,费劲九牛二虎力,弄得普通老百姓都知道了罗盘是可以看病的,丰收的日子就快到来了,结果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马花藤竟然要搅黄好事。这真是屎可忍,尿不可忍?

其实和企鹅的罅隙,已非一日。周教主宣称自己从不抄袭,咱没有仔细去考证,可马教主没有不抄的东西,已经不需去考证了。那个企鹅大夫软件,默默布局多时,从准安全的角度来看,正是罗盘的对眼鸡。何况近期还有腾讯收购某个论摊的事情在前。周教主曾是这个论摊的天使投资人,可据坊间传闻,这家摊主宁可把周教主称为魔鬼投资人。当初周教主腰里别着不多的钱要去投资,还要占多少多少的份额,如若不然,教主说了,版本一:“我和国内做投资的都认识,你谁的投资都别想拿到”,版本二:“我就去投你的竞争对手,让你玩儿完”,究竟是哪个版本,各位看官,我也不知道,只是据说小戴就从了。可现在这个论摊竟然又被企鹅收了!敢动我收着保护费的地盘?大概周教主当时就憋了一口气。于是想出来一招绝户计,推出一位让企鹅生活不能自理的保镖来。哪曾想,马教主是好惹的?你二百五虽然是真,可一一零毕竟是假,马教主直接就还手了。好在这场斗殴距今时隔不久,中间的过程在各大网站几乎都还能找的到,按下不表。归了包堆儿,周教主没能讨到实在便宜。于是开始写博,不惜用最诚恳的态度来剖析自己。比如周教主在某篇博客里说了,他其实现在做这些事情的主要目的不是挣钱,因为钱他已经挣得不少了,足够他这辈子花了,个人应该算是成功的(大意如此,原文我不想找了)。对于他的钱已经够他这辈子花这句话,我当然是相信的。但是不是有这个原因在,就能够证明他现在做事的目的就是为了他自己所说的那么崇高的使命呢,诸如用户利益至上之类的?我觉得不尽然。其实不说钱倒还罢了,一说钱周教主就很心痛。和他同时期出来混的人,比如李教主眼红,比如马教主晕,以及马教主花藤,人家现在是什么光景?名利双收,连政府都得看几分颜色,有的更是拥有自己的合作法院。再看看自己,名倒是也有,叫做流氓软件之父,不提也罢,利呢,虽说也够这辈子的了,可比起那几位来,恐怕还是小打小闹的可能居多。至于话语权,说来惭愧,动不动还需要把代码委托给某某机构,借重一下人家的威望,更别指望让人家来看咱的颜色了。由此看来,周教主的成功还很初级,他不免要限于成功与自卑的纠结中。也可能正因为此,他才总是要不遗余力地计划要再做出些伟大的事情来让人看,可惜又总是计划走捷径,用一些非常手段。

我之所以总是这么阴暗地去揣测周教主,大概有两个因素,一是从根本上的对人在利益(尤其是很大的利益)前所持态度的怀疑,越是说的高尚,我越是怀疑,尤其是在我们这种向来不乏高尚的人出现的国家里;二则是实在不敢相信一个至今还在为自己的不良历史辩解、从无悔改之意的人,大家其实可以发现,在这点上,周教主的表现和我们经常时不时想起来就要批判痛骂一番的日本人很相似。

对于周教主来说,我觉得他既不缺钱,也不缺智慧,但是缺少作为一个人,一个值得尊重的人最重要的一块基石:良知。无论如何,原来那些,还有前几天这些,可以加诸于普通用户的行为和手段,都不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可以做出来的。不要扯那些权威机构证实没有后门的鬼话,那些东西大家都心知肚明,你客户端具有罗列已经安装软件的能力、删除文件的能力、卸载其他软件的能力,而又有服务器端能够指挥的能力,就足够了。不要说没有抓到证据你就是清白的,是不是清白要看表现,历史表现尤为重要,因为那是你的信用值。所以,要想今天被人认可,就要对之前的恶劣行为负责,努力去漂白。甚至努力去漂白都不能成功,何况倒行逆施?

前几天的戏里还有个配角,我很为他惋惜,名字叫傅剩,曾是周教主的顶门大弟子。从行动上,似乎是要从良了,从罗盘爬上了金山,当提到追随周教主的历史时,总是把过错委给人家,把自己摘个干净,让人感觉像是无知少年被人蒙骗后才做错事情。然而我不这么看,如果真是那样,我们国家从小学就开始抓思想品德教育的工作实在是太失败了,尤其是对于这些智商都这么高的家伙们。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巧合,请勿对号入座;不过昨天温习功夫熊猫的时候,好象乌龟大师说过:世上无巧合……)

—— 记于百度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