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台山游记(一)

链接:下一部分

以往每年的五一长假,老汉通常都奉行老母鸡政策,抱窝不出。今年的五一前夕,老同学在 MSN 上见询,有至山西五台山一游之意,是时恰逢内子告知她将有同学来访,不会有撇妻不顾之嫌,遂欣然应允。为了壮大队伍,老汉曾游说同事共往,怎奈其对方丈主持不太感冒,而且认为老汉有就地削发皈依我佛的可能,只好作罢。

本着不打无准备之仗的原则,行前先到网上狂搜一番,查看是否有前人经验教训可供汲取。排除掉 SEO 的干扰,返回的可用结果并不很多,不过却也堪堪够用了,从往返行车路线、景点游览路线,再到食宿,均有涉及。只是发现有人把五台山寺庙群所在地台怀镇谐音为“太坏镇”,并佐以一二事例说明,往心里遮了一片小小的阴影。本着听人劝吃饱饭的原则,老汉还特意带了雨伞和保暖衣物,以供不时之需。

趁着微合的暮色,在北京火车站踏上了经京原线(北京至山西原平)和原太线(山西原平至山西太原)到太原的列车,该车 21:13 分发车,在次日凌晨 3:39 分到达了五台山站。

一下火车,一阵凉意袭来,不过还可以忍受。站并不大,与老汉同一次车下来的人大约有一百多人,有的人看起来比较具有专业水准,还带了帐篷和防潮垫。大家一窝蜂地拥向仅容一人通过的出站口,按照国人排粗队不排长队的惯例,折腾了十多分钟,终于出了车站。

车站其实是在五台县的县城,距离台怀镇还有大约五十公里的路程,所以还需要换乘汽车。虽然时值黎明前的黑暗,不过一出火车站,就有大约十辆招徕乘客的中巴非常整齐地停在路的两旁,与我去过的其他地方的横七竖八式大不相同。看了看其中排在最前头的一辆车上人差不多坐满了,便走了过去,结果恰好还有两个座位,毫不犹豫就上了车。随后上来一位卖地图的老太太,老汉决定买一份,出门在外没有张地图心里会觉得没底。一看边上的乘客,在我上车之前就已经买了一份,为了不被狠宰,便向她打听了一下价钱,回答是两块钱。于是老汉把两块钱捏在手里把老太太招呼了过来,拿了一张地图埋着头看,顺便把钱塞给了她,结果她半天没走,在我身边嘀咕着什么,仔细一听才发现是在说我给的钱少了,非要三块钱,问她两块卖不卖,老太太很执着地说不卖,于是我也就只好很执着地没买。老汉很生气,不过后果不严重。

在车下揽客的女人也上了车,车门关闭,开始向台怀镇进发。随后才知道在车下揽客的女人是一位随车导游。导游操着一口流利的五台普通话,大致介绍了一下五台山的概况,然后说这趟车会免费带领大家到两个景点,一是宝华寺,一是黛螺顶。宝华寺没有听说过,黛螺顶却是大大有名,老汉听说能免费到那里,窃喜不已。由于大家是半夜下火车,睡眠显然不充足,导游经验丰富,说了十几分钟就让大家接着继续各自的点头进行曲,只是说到了宝华寺会叫醒大家。在矇矇眬眬间,老汉看见汽车经过了一个牌楼,上面好像写着“鸿门岩”三个字(后来从地图上得到了证实),窗外是蜿蜒的盘山公路,侧临深渊。

“大家醒一醒!”导游的一声把大家从睡中惊醒,天光已经大亮,进山口到了。需要在这里购买进山门票,价格是九十元每人,如果要买保险,另加五元每人,念在安全第一,老汉心甘情愿地加买了保险。又遇到一个卖地图的,要价两元一张,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不过我同学在对该地图的详细审视过程中,发现地图上标明了定价为三元,这下搞得老汉也糊涂了。

不多时,宝华寺到了。五台山是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是文殊菩萨的道场,而宝华寺是文殊菩萨最初的讲经之所。由于此处比较偏远,香客游人较少,故而寺内的僧人生活比较清苦。寺内大雄宝殿内供有十八罗汉石像,最近有四尊罗汉显灵,流出了眼泪。听了导游的这番讲解,老汉不禁开始怀疑客车到此处免费游览的动机。这里的道路很差,全部是碎石,山门颓败,一派萧条景象。进去转了转,还专门到大雄宝殿看了一下十八罗汉,却也没有发现显灵的痕迹,可能和老汉带着 600 度近视眼镜才 0.3 的矫正视力有关。出得门来回到车上,却还有很多人还在寺里参拜,最后足足等了有四十分钟,最后一位信女才心满意足的出来,顺利地赶跑了坐在她座位上的人,毫不理会除她自己之外满车人的怨言。唉,但愿菩萨能保佑她。客车再次启动。

大概过了十分钟,客车到了一处繁华所在,路的两边只有三种场所:宾馆、饭店、工艺品纪念品商店。正在四处观望,车已经停下了,导游说终点站到了,这才明白脚下已经是台怀镇了。问及第二处免费游览的景点,导游用手一指,“看,那儿就是黛螺顶!”这下就更明白所谓的两个免费景点了。老汉倒是没觉得什么,因为车费也算合理,服务态度也还算不错,搞这么个花头也没什么,要是我的同事 Kakaru 在,不知道会不会问候他们的祖宗几代(呵呵,Kakaru 见谅)。推辞掉迎上来的介绍住宿的人,我们决定祭奠一下五脏庙先。

随便找了一家还算是干净的饭店,点了四根油条、两碗小米粥、一碟凉拌土豆丝。由于基本上属于饥肠辘辘的状态,老汉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这份儿扫荡一空,凭经验一折算,觉得应该七八块钱,加上是旅游景点的因素,也就是十块钱吧。把服务员找来一算账,竟然高达十四元之巨!一根油条一元,一碗粥两元,一碟菜六元,似乎没有讲价的余地,只好认了。说句实话,油条炸得实在太难看了,像个领结,颜色发白,看了会减几分胃口,不过吃到嘴里也觉得尚可。北京大成家的油条,一根两元,老汉觉得吃那个简直就是腐败,这儿的油条要是做成和大成家的油条一样大的话,我估计得卖三块一根。老汉近三十年来价格名列前茅的一顿早餐就此结束。(待续)

链接:下一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