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及其他

不知道记得准不准,反正印象里十一月总会发生些不太好的事情,尤其是和电脑有关系的,不是机器报废,就是硬盘完蛋(这件事貌似发生过三回,奶奶的,想起来也真是点儿背),吓得我今年颤颤兢兢,一切都小心翼翼,还好,这个倒霉月份就快过去了。当然,好事也不是没有,比如兜太郎就是十一月的生日,当天切了个熊脸蛋糕,还带上了花花绿绿的牛角头饰,折腾了一番。

别的方面依然没什么长进,腰围倒是好像又达新高,股市看了我这方面的发展势头,一定羞愧难当。说是好像,委实是没有勇气拿个软尺去量。这点上三火兄就令我歆羡不已,贤内助火嫂每日度量,厉行无阻,火兄更是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强迫中午一碗饭算够,再不多添,腰围得以朝着我的反方向发展。下午的时候和别人说起二月河写得张廷玉尹继善之类古人的养气功夫,感叹身不能至,心向往之,反观三火兄的境界,却又何尝不是?无奈之下,只好每每以净坛使者自况,如来谓之曰“食肠宽大”。我惟愿能在食肠宽大的同时,自己的心胸眼界也能与之共奋进,不枉囊膪之负累日夜相随。

—— 记于百度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