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气温应该是要稳定在零下了,从雍和宫西北的护城河桥上往东北看去,那平日里葱茏的小树林和路边树都凋零了,直溜溜的枝桠斜斜地都指向天空,好像是一群人在竖着中指。往下看,则是冷冰冰的护城河水,死寂死寂,冰凌块在上面漂浮着。风好像是从各个方向刮过来的,蹭的脸也生疼。夜色开始掩杀过来,汽车屁股上的刹车灯,构成了少数可予人以温暖的元素。

今天是十二月十三号,许多年前的昨天,风流少帅张学良把党国领袖蒋中正逼到了假山的犄角旮旯里瑟瑟发抖,举国沸腾。而今天,身边的男男女女行色匆匆,面无表情地行走在这个看着拥挤却又感觉荒凉的城市里,麻木不仁。老汉对着电脑,本来想写点什么的,结果兴致却突然像是被捅了一刀的皮球般泄泻殆尽。明天,就是又一天了。

—— 记于百度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