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七杂八

中午去吃蜀相鱼舫的烤鱼,老汉挈妇将雏,三人一道去者。大小是二斤九两,配菜计有土豆、午餐肉、茼蒿,另加一份大碗面,还要再点的时候,服务员小兄弟善意地提醒应该够了。为了庆祝大棒之年,老汉追加燕京纯生一瓶。吃到后来,才发现玩儿的其实是老汉一个,兜太郎吃了些面,就去和服务员们套近乎去了,兜妈也在对鱼头发动猛烈进攻后搁箸叫罢,说是饱了。我老人家只好左手捏杯右手握筷,吱喽一口酒,吧嗒一口菜,最后弄了个一干二净肚儿圆圆,出门后几乎连赶车的力气都没了。

到的要吃晚饭辰光,了无饥感,反倒有点恶心,开始惦记起喝茶来。十一时回老家,拿回来几盒茶叶,其中一盒是产于陕西,也号称是富硒茶,于是拆包冲泡,计划和何老师的家乡茶计一短长。冲也冲了,泡也泡了,喝也喝了,品也品了,结论是:喝不出来。顺便说一下,茶具还是暗香姑娘有情赠送的,扫瑞,友情赠送的。何老师的茶,我一时手慊,拿到了单位,赶上某同事信手胡抓,到处蹭茶,我遂危言夸张,告之此茶市售六百元一两,他就喜滋滋去了,说要和之前四百块一斤的茶比个高低。不过后来没有下文。

好久没有上何老师的博客了,自从我的博客搬家以后,几乎就和 Windows Live 断了联系。今天突然收到通知说何老师对我搬家之事有所指点,就故地重游了一下。何老师是固守比尔该死的瘟到死里屋阵地的,如椽巨笔仍然耕耘不辍,令我赞叹有加,只能自愧不如。何老师交友广泛,活动众多,笑料连篇,看得我老人家不亦乐乎,突然发现里面竟然还有张老汉的名号,情不自禁也甚感与有荣焉。

何老师为人迹近文痞,却不是文化痞子,而是文人+痞子。就这么一块料,也经常要追赶科技风潮,电脑电话照相机什么的,流行啥自己折腾啥,顺便还要和操作系统交手。今天不知怎的,原来保存的邮件打不开了,让老汉帮忙。那种古董级的文件,处理起来还挺费工夫,好在最终还是拿下,鸡冻的何主席盛赞我老人家是革命救星,这种黄汤灌耳的效果就是我头脑发热决定送他一瓶黄金冰谷……

一个月前就安排好了要在三号给我送书柜,结果周末时公司通知三号要开会,不胜悲痛,忙不迭给总助打招呼,希望能体察下情。上次订的书桌,情形与此几乎类似,拿来后桌面上有划痕,由于知道我老人家对物品的齐整完好要求甚苛,当时兜妈和兜妈妈(不明白的多想想)在家,检查那张桌子累得够呛,这回一听我可能又不在家,几乎就要要求我电话通知厂家变更送货时间。幸好,公司又打来电话,说会议时间提前一天。兜妈,以及兜妈吗(哈哈,恰好又在)算是松了一口气。

—— 记于百度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