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台山游记(四)

链接:上一部分;下一部分

美美的一觉醒来,发现透过窗帘都已经可以看到窗外的亮光了。手机上的时间为六点一刻,虽然昨天有今天早上早起的豪言壮语,可还是忍不住在被窝里多磨蹭了一会儿。接下来的起床洗漱等事自不必多说。七点半左右,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征程,首先往黛螺顶方向出发。黛螺顶在我住所的北偏东方向,首先沿着我们早已熟悉的那条南北贯通台怀镇的主要街道向北走几百米,然后再跨过那条我们也早已熟悉的平行于街道的河流,顺着山脚下一条小土路一直走去,就到了攀登黛螺顶的阶梯的入口处。

在土路的中间,曾有一个当地的人从草丛中走过来,非要给我一个用红纸包着的东西,告诉我是一尊小佛像,非要送给我,被我拒绝了。这种贪小便宜的事情最好还是少干,况且我离他很远就看见他了,一个中年男人,不去好好干活,在这么一条小路上等着来往的游客,每遇见一个都免费送个佛像,那他靠什么吃饭啊?闪先!

从山底下向山上张望了一番,发现石阶还是很陡的。先前我俩商量过坐缆车上去的事情,现在看来各自的状态都还可以,大不了多歇几回。从入口处小亭中的石碑旁边绕过去,前面就是一千多级台阶的发端了,突然想起主席的一句词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上前三百台阶还是很顺利的,没觉得费什么力气,并且很快就到了半山腰的善财洞,里面没有什么好看的,昨天的佛像已经看得够多的了,最大的作用在于休息了一下双腿。接着向山顶攀登,超过了一个操太原口音的人,他正在自己埋怨自己,“真他妈成了个废人了,连个这也上不动了”。再往高一点,狭窄的阶梯上显得人突然多了起来,在两边有卖工艺品和纪念品的,每隔三五步就有一个乞丐在向大家说着成套的吉利话,还有每上一个台阶就磕一个头的朝拜者或者还愿者,还有走不动坐在台阶上休息的或者取景拍照的,五色人等,应有尽有。越来越接近山顶,可休息的次数也频繁起来,费死了牛劲终于爬到了顶峰,哥们儿已经累得要吐血了。为了看一下乾隆老儿的御笔,我们又每人花了四元钱的门票。“峦回谷抱自重重,螺顶左邻据别峰。云栈屈盘历霄汉,花宫独涌现芙蓉。窗间东海初升日,阶下千年不老松。供养五台曼殊像,[门者]黎疑未识真宗。”当时弘历老头子已经七十多岁,本想朝拜五座台顶,因为天气不作美而未能如愿。于是便模拟五个台顶的文殊像于此顶,在此参拜即当参拜五台,并作此诗。故而有了“小朝台”(参拜黛螺顶)与“大朝台”(全部参拜五座台顶)之别。耽搁片刻,由导游引领的一队队的游客逐渐多了起来,便顺着原路慢慢地下山,虽然有老话说山上容易下山难,不过感觉还是下山比上山轻松多了。

下山之后顺着路向北,路过一个叫金泉寺的地方,问清楚了碧山寺的方位(其实就是一直往前),朝碧山寺走去。碧山寺的门票是多少钱已经忘了,那是质量最差的门票,简直就是窗户纸,实在没有保存的价值,只好扔到了垃圾箱。这座寺保存的非常好,雕梁画柱,色彩艳丽夺目,而且几乎所有的殿门都用栅栏护了起来,不让游人随便进入到殿中。在其中的一座殿里,抬头可以看到毛主席捐赠的一根横梁。本寺内的玉佛以及一口近千年的铜钟极为珍贵。从这里出来可就没搞头了,腿已经开始发沉了,碧山寺的后面山墙附近还有林彪别墅的指示牌,为了能在十二点之前回去退房(否则会多结半天的房钱),只好不去了。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回到了馆驿,路上还买了几斤香蕉,时间已经是是十一点半了,稍加休息了一下,吃了点东西,到宾馆前台结账走人。顺便到邮局往北京寄了一张明信片。

按照计划,是要坐公共汽车到长途汽车站的,可惜命不好,一直没遇着,直到距离目的地还有一里多地的时候搭了一辆出租车,又掏出去五元大洋。从此开始,糟糕的事情就不断了。首先是知道了昨天问到的发往北京的车不是三点半而是四点,其次是知道了那趟车已经满员了。一个听起来比较好的事情是有一趟加车,五点钟发车,看来也只好是它了。爽快地把票买了,按照昨天的计划直奔观音洞。

观音洞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只不过是建在高崖上,寺内有一口观音泉而已。这是一位网友的评价,老汉心有戚戚焉。不管是真是假,好歹还从洞里的和尚那儿得来半杯子泉水,让我的同学喝,他竟然拒绝了,说是怕喝生水闹肚子!靠,这个没有慧根的家伙!不过在半山间有一处平台,上面盖了一间长方形的亭子,坐在那里山风习习,凉爽的很,所以老汉上去的时候和下来的时候都在那儿坐了好长时间。还有一件事情值得一记,那就是进去的时候没买门票,门口卖门票的地方连个人影都没有,估计是吃中午饭去了,老汉只好当仁不让了。参观完了观音洞,出了寺门,感到肚内饥饿感阵阵涌来,正好路边有卖凉粉的小摊,索性“让我一次吃个饱”了。可是接下来的时间怎么打发啊?看来昨天的计划需要调整了,总不至于回去在车站坐上三个小时吧。又拿出四十二章经来看了看,觉得既离这儿近点又有得一看的也就只有镇海寺了,都到这份儿上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出发!(待续)

链接:上一部分;下一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