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钢铁

刚才和侄子通电话,他说是正在看书。就顺嘴问了问看什么书,回答是《鲁滨逊飘流记》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就又问了一下进度,说看到鲁滨逊正在教星期五建房子,保尔则刚刚遇到冬妮娅。我直接告诉他,后者可以抛开不看,这两本书我都是很久之前看过的,到现在显然是星期五给我留下的印象更多些,保尔么,几乎就只剩下个名字了。就连名字,也那么的不舒服,叫鸨儿·可差劲,奶奶的,什么人嘛,显见得是只过气的鸡。

昨天晚上和一位刚刚结束了感情痛苦的兄弟聊天,又感叹了一番人生。俗话说红颜祸水,怕就怕红颜是不属于自己的红颜,祸水却是泼也泼不掉的祸水。此祸水也没什么别的意思,总之是痛苦而已。

昨天还到好久没有登录的校友录上看了看,发现一位同学放了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上面是高中班的花名册。逐一辨认笔画,在脑子里回忆各位的风采,发现绝大多数还是能记起来的,然而即便如此,屈指数来,也不禁感叹时光飞逝如矢,转眼已经是十六七年前的事情了。还有几张照片上有曾执教于我的老师,当年雄姿英发的,现如今看起来似乎也头发斑白了,计有物理老师安某,英语老师桂某和邱某,不过也许是照片质量太差的缘故。

—— 记于百度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