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剑雨

昨天晚上,兜妈终于把几句很久的情绪爆发了出来,告诉我说,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晚饭了!我很配合地对她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吃什么……。思考了一阵子,兜妈给我指定了吃包子的重任,她自己则承担起了吃凉皮的负累,至于兜太郎,一个煎饼打发掉。于是一家三口集体出发,去实践自己的崇高使命。可惜,到了好适口包子铺,发现估计的过于乐观,喝的基本上已经见底,吃的也已经不多了,还好兜妈凭着矫捷的身手买到了包子。提着包子到对面的超市发主食厨房,好家伙,也基本上都属于一干二净的状态。凉皮没了,只有凉面,还只有半份,于是小姑娘紧着往碗里加面筋。稀哩呼噜一通吃,抹抹嘴打道回府。

挟十个肉包子的余威,我老人家开始看碟,吴宇森同学的《剑雨》。没想到这一看,还真就觉得不错。也许是人老了的缘故,就又开始喜欢上了一些纯,不知道山楂树怎么样,但小吴在戏里安排的那句像绕口令一样的爱情表示,那个豆卷,我老人家还是共鸣到了一些感动和温暖。甚至连后面那个太监的想法,也觉得可以理解。黑石老大教训里面玩儿神仙索的那句话,挺让人惊醒:早就告诉你,要练戏法就专心练戏法,要练武功就专心练武功,你总是把这些弄到一起,能活到现在,真是不容易。所以我要好好想想,我到底是该专心练武功,比如写程序呢,还是专心练戏法,比如做所谓的管理呢?

里面还有些无伤大雅的,可以被说成瑕疵的东西。比如说,崆峒派,有的演员发音是空洞,有的是空桶。其实无所谓,日常生活中,我们不也经常犯这样的口误么。最后女主角向男主角左胸刺那一剑,比较震撼,不过老汉还是当时就觉得很有问题,前面回忆不是刚说他心脏是在右边嘛。里面的人死去又活来,好像挺常见的,不知道太监埋在桥下的姑娘,会不会在续集里复活?如果有续集的话。

—— 记于百度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