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梦魂中

1、飞行器似乎出了些问题,一小拨人被派了出去,打探那颗作为目标的星球上的虚实。科技应该很发达了,我看到他们都没有穿什么太空服,竟然就出发了,甚至都没有使用什么更小型的飞行器,就到达了那颗星的上空。显然,那儿是存在着大气层的,一丝一缕的云絮在他们的身体周围飘荡着,速度很快。突然,他们所有人都像是被来自星球内部的一把大手攫取住了,在往球体中心的方向坠落,衣角翻飞起来,甚至能拍打到他们自己的颏颊。尽管实体是距离越来越远,但在视觉上他们反倒越来越大,好像是要覆盖整个星球表面,形象扭曲,就好像在凸起的哈哈镜里看自己。他们的四肢挥舞,无论是肢体语言还是表情,都与我们手上捉住的一只小动物相仿。不过,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坠落就停止了,每个人都回复了正常,开始自由游走,我才发现,有个人的身上还配着枪。他们移动的速度也很快,不知在寻找着什么。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他们生活在两个嵌套起来的透明空心玻璃球的夹层里。当我试图把目光拉近一点的时候,那个配枪的人竟然像是发现了敌意,掏出手枪指向了我的方向,我惊恐地愣住了,眼睁睁看着那个枪口迅速在视线中向我逼近,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然后里面发射出了某种东西。—— 于是,我醒了。

2、前面的平地很开阔,大体上是个长方形,总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再靠近右手的那条长边一侧,突然有一溜陷了下去。在陷下去的那个坑的边缘,搭垂着一层东西,如果没有看错,应该是历经了很多场雨水的麦秸,它们的颜色从早先的黄灿灿已经毫无保留地变成了深深浅浅的死灰色,没有一丝的生气。我就朝那个方向走去,脚下的土很松软,感觉很舒服,那种熨贴的舒服。就在即将靠近的时候,突然发生了危险,我的双脚迅速陷落,身体宛如在流沙中一般,要没入土地之内了。我大骇,不停地挣扎,然而手足所到之处,带来了更大面积的塌陷。在某个时刻,我终于取得了暂时的安全,像一只壁虎般趴在地面上,不敢轻举妄动。从塌陷后露出的地方,我看到了下面是许多的棺木。我的脑子里恐惧与惊喜一起涌现,在这么大一片阒无人声的地方只有我一个人,心里未免发虚,然后想象到墓葬里隐藏的暴富的可能,又莫名地激动着。忽然,我趴着的一整块地皮如同一块毯子一样凌空而起,脱离了地表。我心中的惊骇无可名状,手忙脚乱中却回到了地面上,狼狈地奔跑,在奔跑中看到那“地毯”波动伸卷着落到了一片树林子上面。它原来所覆盖着的地方,从地下冒出了浓浓的深灰色的烟雾,蜿蜒向上,而又四面扩散,其中有些部分又像是活着的东西,纠纠结结,撕撕扯扯,相互盘旋环绕,你吞我裹。我的心里一阵悲凉,感到我在我的有生之年还是看到了征哥和我说过很多次的“不干净”的东西,而且一下子就是这么大一坨,好像要把之前的空白经历弥补回来。就在我坚定起神鬼怕恶人,你能奈我何的信念要有所作为的时候 —— 妈的,我又醒了。

昨夜二梦,以上为记。标题貌似为张学友所演唱过的歌曲一首。

—— 记于百度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