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头再来

新浪微博应该从明天开始就要听从伟大政府的号召,实施实名制了。我的名号无足挂齿,让他们知道我是谁其实并没什么,但是,我就是不愿让他们知道。我要在一切可能的地方,趁着越来越小的空当,享受我可以“不愿意”的权力。

忘记第一条微博发的什么了,也懒得去翻腾。正正好完成了 888 条的 KPI,为了不破坏这个数字我甚至刚刚专门取消了和这个博客的关联。我想我是时候再回来能写一些比较长的东西了,不会再被那些碎片击中,让自己的思维一直停留在简短从而浅薄的层面上。

事实上,正如我当初看到博客由疏而盛,又由盛而疏一样,微博也已经逐步丧失了它的新鲜感,一次刷新看到的新发数量已经开始降低。事实上新技术进入人们的生活后莫不如此。从电子邮件、个人网站、博客、开心/人人网,乃至微博,概莫能外。这就叫规律。

全民叫嚣未必是好事,三人成虎嘛,不过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则是庸人自扰,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我们山西的政坛常青树申纪兰老人家说,网怎么能谁想上就上呢?该管管了!看看,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与时俱进的阶层的代表下,想想真是可悲。我怀疑将来会不会有人说,老百姓怎么能想吃肉就吃肉呢?该管管了!反正我们的代表思想活跃的很,提这种议案既不会得罪当权者,又不会让人觉得白当代表不干活儿,也许真的不是不可能。

扯得有点远了。今天的愿望是从今后能多写博客,多总结技术,多记录生活,尽管这两者在我身上都谈不到有多美好,然而,我必须珍惜我所拥有的。否则把自己否定成白活几十年,那比上面提到的那些事情还要可悲,尤其是对作为本体的我来讲。

这一两天在和 Linux 下的多字节字符串的处理较劲,想了解清楚系统是怎么处理的,好把那个该死的 CString 移植完毕。貌似又关联到了代码页上,挠头中。看文档去,下。

—— 记于百度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