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过后玩儿苹果

不管分析家们怎么编造,苹果的 iPhone 5、iPad 4 和 iPad mini,确实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会引起巨大的轰动了,有身边的朋友们为证。2007 年,苹果刚刚推出第一代 iPhone 的时候,我断言这会是个小众产品,目前看来,真是大错特错了。幸好是,我自己却一直对 iPhone 没有兴趣,无论说它是一款好的 PDA 也好,还是音乐播放器也好,或者卡片机也好,甚至是游戏机也好,我都能接受,偏偏它不是一款好手机。每次使用它的拨号功能或者查看彩信,都想砸了它。

但是,iPad 是个好玩意儿。第一代 iPad 出来我就第一时间订了一台,之后除 iPad 2 没有买之外,三代和四代各买了一台。前者现在已经送给了兜太郎,让他学习娱乐使用,之前送他的一代被我交换了回来,以供各种实验。苹果的设备流行开之后,对于囊中不管是真羞涩还是假羞涩的国人来讲,越狱成了安装应用不花钱的好途径,尤其是国内一些不讲道德的网站,更是把 Cydia 上的收费应用拿来破解后重新打包提供下载来迎合不明真相的普通用户,一时之间,越狱成了盗版的代名词。我老人家从三年前有了向善之心,因此在 iOS 上一直坚持要么使用免费应用,要么付费去买,因此也就没有越狱。只是,既然现在有了一台空下来的、有点过时的 iPad,不越个狱玩玩,不知道这另一片天地到底有多广阔,岂不是人生也小小不完整了一下?

说干就干,高高兴兴下载了 redsn0w,顺顺利利把 iPad 一代给越狱了,第一时间装上了可以挖掘 3G 版潜能的打电话软件,而且调通了蓝牙耳机通话,不胜欣喜,和新来的美女同事一起到公牛火锅庆祝了一下,顺便迎接新年。这里有两个惭愧,一是那个电话软件,我老人家用了个完美破解,并没有掏钱,二是 公牛火锅是同事结的账,我只带了嘴去。想当初校花童鞋花了近两百块大洋买的那个电话软件,我相当不屑。原因主要是,系统经常升级,升级后就要重新越狱,期间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那些需要越狱才能使用的软件都会处在等待状态,不能使用,这样算下来,那么多钱也就不值,更何况,这类软件,一定会有完美破解出现,等等也好。他刚入手的时候带着个线控耳机给我打电话,满楼道喊:能听见吗?信号不错啊。我这次用蓝牙耳机拨通他电话过去,把那两句话都还给了他,然后告诉他我是用无线耳机打的,哈哈。

然后元旦期间探索 Cydia。这个地方,看起来好东西不少,不过很多也都要钱,而且价格比 AppStore 还狠。我既然目的是试用玩玩,就不想太当大头。于是把国内多玩的源加了进去,那些我看着有兴趣的应用绝大部分都能找到,后来发现国内做类似事情的还不少,威锋和 178 也都有自己的源。试用了有二十多款软件,现在留下的也就四五款,反倒是免费的居多:AccountChanger(用于在 AppStore 里直接切换 Apple ID)、CyDelete(可以让 Cydia 里下载应用用正常的方式删除)、Icon Renamer(可以修改图标下的文字)、Zeppelin(修改顶栏里的运营商 Logo)、搜狗输入法,收费的有几款,也就是个能用,没有强需求:Barrel 3D(主屏切页时增加特效,和 android 上很多软件功能一样,$2.99)、Cascade(可以把 Dock 里的图标斜侧起来,$0.99)、Dash(可以显示各应用快照的应用切换器,呼出时间较长,当然也可能和 iPad 一代的配置低有关,$1.99)、iKeywi HD(可以把软件盘上部增加一行,默认是数字键,我使用无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默认输入法切换成了搜狗的缘故,$2.99)、jLauncher(另一个切换器,界面里有屏幕亮度和音量的调节,$1.99)、Quasar(一个被吹的有点神的软件,允许各个应用以多窗口的模式同时运行,最大的问题在于,每个小窗口里是原始显示内容的缩放版本,必然在视觉上不会很好看,尤其是文字,所以用处实在不大,要价挺贵:$9.99,幸亏我没买,要不然真要后悔)。收费软件里有一个确实是刚需,那就是 iFile,价格为 $4.00。另有一个软件,叫 Air Blue Sharing,也是我的刚需,可惜测试破解版功能不正常,没敢贸然下手。最后要说的是,貌似所有增强通知中心的应用都不能正常工作,不知为何。

我想,iOS 越狱的世界,我已略窥大概了吧。

—— 记于网易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