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六一

有个大眼睛导演,貌似与我老人家还是同龄,出了部新片,叫《致青春》,哎呀呀,火的不得了,票房高高地,据说和“太窘”已经很接近了。太窘当红之日,凭着这几十年的岁月毕竟没有活到狗身上打定了主意不去影院看,不管网上的还是周围的一片叫好声都没能打动我。后来,因为要把哥们儿送我的一个下载站的 ID 养活了它,不知道该下载些什么,就拿它凑了下流量,一看之下,更是觉得我老人家当初智珠在握,不禁钦佩得五体投床。至于致青春,那我就将其视为更加等而下之,实在没有任何兴趣。

既然青春是致不成了,只好致一致六一。时光荏苒,我老人家当年被强制要求着白衬衫、蓝长裤、白球鞋过六一的情景依然历历的情况下,张兜少竟然已经就要过六一了,只好暗自唏嘘一下。我上学时,正是改革之风普惠天下之初,所以很多仪式性的东西,也都正在发生嬗变。在那之前,我们村的小学由于学生相对较多,是十里八乡的一个比较大的学校,因而被称为“中心校”,学校前面有一片空地,可作操场。六一当日,周围其他规模小一些的学校,会组织学生徒步赶来,名曰参加汇演。汇演的节目形式虽然不多,却也不少,有快板,有三句半(我老人家有一次参与此节目不慎忘词,太窘),可能还有有当时尚未绝迹的样板戏选段?我印象较深的节目,叫做“打花棍”。这个节目,在规模和形式上约等于现在的广播体操表演。每人取一截一人来高的树棍,大概成人拇指粗细,用红色和另一种颜色的花纸(黄色?)密密斜缠严实,两端分别扎穗并系上铃铛(当时农村此物甚多,猫狗的脖子上大都有,猫的铃铛晚上会摘去,否则将无法捕鼠)。每班成行列排布,有人教授整套动作,不时有用脚内侧轻磕花棍的动作,铃铛就会狠响一下,人数多了,也蔚为壮观了。不同学校的不同班级表演完毕之后,会评比节目名次并颁奖。然后汇演结束,他校师生各回各村,本校再对各年级的优秀学生进行嘉奖,奖品无外乎铅笔钢笔笔记本文具盒。我老人家当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幼童,平日农活参与甚少,是街坊邻居常年鄙视百无一用的典范,唯独到了这一天,大概可以扬眉吐气一下。这是官方活动。与之穿插的是民间活动,学生几乎人手一颗煮鸡蛋,互相轻碰,壳裂者输。有的家境好的,则携带不止一枚。六一时日,气候将热而未大热,解渴之物,有人携水瓶,有的人则自购村中菜农在操场周围临时摆设的小摊上的水萝卜。几个小时下来,天色将午,则所有日程一一完毕,学生放假半天。

兜太郎的六一节,屈指算来已经是第三个了,同时也暴露出他已经是入幼儿园三年的“老生”了。第一个六一,尚且懵懂,打酱油中度过,第二个六一,因为主持人没有指定他,还曾略有不快,今年的六一,他要独唱《快乐酷宝》歌曲,兜妈这一周来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练习了多次,这家伙完全无视自己节目的水准,倒是总一个劲儿地要求我去看,呵呵,不知道到时候会发挥成什么样。

前些日子,在我的严厉约束训导下,学会了骑他的两轮自行车。由于一下子体会到了其中的快乐,就时不时地吵吵着要出去练车,结果,结果就把一个脚蹬子给摔掉了,哈哈,所以目前休养生息中。这其中还有一件趣事,他有个玩儿伴叫船船,之前和他的水平相当,都是大人扶着就能往前骑点,大人一撒手就立马崴泥,因此也曾多次相约一起在小区里的空地上练车。一次船船来家里和他玩,正是他刚刚学会自己骑行的第二天,两人玩不多时,他就提议船船回家拿车,然后一起开练。船船答应得很痛快,于是兜太郎推着自己的小车和船船一起坐电梯下了楼,没走两步,兜兜就忍不住了,想给船船露一手看,自己骑着小车骑了一阵,待得船船赶将上来,还没等一句“船船你觉得我骑得怎样”问出口,船船先开了言:“兜兜,我今天不想练车了”。我估计把满心得意的兜小子一下搞了个猝不及防,憋到内伤。不过貌似船船现在也还没学会自己独立骑行,前途在我看来,可恐怕真是要路漫漫了。

下面借兜太郎的贵宝地夹带点老汉的私货。一两个月前,险些一冲动入手 Asus 的 Padfone 2,现在想来真险,货都拿来了,要不是那女娃子不让开机查验而且态度不好,说不定真就入手了。现在好了,手里拿着的是新一代的 Padfone Infinity 了,哈哈,手机很爽,屏幕亮,颜色正,相机不错,续航也够,还要怎的?!插到底座上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平板,于是我一时手痒就把 AIDE 也装上了,假模假式还能开发个 Android 应用嘞!iOS 嘛,更是在今天实现了零的突破,没有给苹果交开发者那一年九十九美刀的费用,却也成功把第一个程序跑到了 iPad 真机上,为我要探索 iOS 的旅程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另外,业余学习 Clojure 和 Common Lisp 中,看能不能用它们之一在 AWS 或者什么地方搭个博客,把我之前在其他零散各地方的东西归拢起来,实现大一统。岂不美哉。

最近兜妈给家里的电器升级,淘汰下来的洗衣机和冰箱问了问收废品的,大概各能卖一百块。老汉觉得可惜,就想问问单位现在租房的那些小兄弟们谁有这个需求,结果一打听,发现早已不是我当年租房时的光景,基本这些个电器都是齐全的,看起来送人情都无望。我最新的规划是:洗衣机,一百块卖掉,那个冰箱,先放着,里面专门存放亲朋好友赠送的茶酒之类。岂不美哉。

重要更新:
三太爷的网友暗香姑娘,小两个月之前喜得贵子,我老人家还稀里糊涂不知道该送点什么有用的才好的当儿,她竟然给我寄了一套民国初小的国文课本过来,真真愧甚,容后定补。

—— 记于网易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