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来觅睡

不幸中有幸,今年的摆子打得不知何故,比以往来得没那么猛烈,于是三太爷的头痛程度也就轻了很多。在如此境遇下苦中作乐,于昨晚去参加一个部门的聚餐加飚歌也就应该能说得过去了。

唱歌这事说来挺有趣。三太爷是个土鳖,在没来公司前一次也没到 KTV 唱过歌,老觉得那是不良场所。与之类似的还有酒吧。在二零零一年秋天之前,三太爷是从未踏足过酒吧的,当时偏巧赶上出差深圳,也是个灯红酒绿的大城市,同行的同事无聊之余邀我和他去酒吧转转,哪知进去之后我觉得更无聊,于是没多久就转了出来。回到宾馆,把冷气开得足足的,盖着被子半卧半躺看电视,结果就发生了大事件 —— 九一一。有了这个经历,那对待 KTV 就不得不更加慎重些,更加敬而远之,也算为维持世界和平做点贡献。后来来了现在的公司,第一次参加春晚,所在的团队就因表演出色得了奖励,拿着钱的主征求意见问大家怎么花才妥当,于是就有好这口的提议去钱柜。我老人家滥竽充数,得以去开眼界。第一次做什么事情都难免懵懂,圣明如我也未能例外,别人在意的音响好坏之类的问题自是没有任何感觉,记住的是提供的自助餐相当难以下咽。再有就是也知道了里面并不如之前想象的那么乌烟瘴气。往后就是和校花三火几个颇去了几次,把以前但凡听过的歌基本都唱了个遍,蓦然发现,怎么每次都是这么几个大老爷们啊?于是频率就降了下来。昨晚的活动,好就好在男女比例有了较大改观,所以气氛较好,再加上几乎所有选手实力都不错,结果人人热情高涨,殊为可喜。

自从本命年以来,屡屡觉得身体不如往常,所以没敢坚持到最后,卖个破绽闪人。好在我的弟兄们是通情达理的,不必像何书记那样左手给右手打电话。饶是如此,早晨一觉醒来也已经十点钟了,双目犹觉欲启难开。迷迷噔噔到了中午,胡乱填塞了午饭,兜兜的小朋友叩门,两个混世魔王的时间到来。我老人家只好退避三舍,把房间门掩上继续春秋。再度醒来已经四点多,终于感到耳清目明,估计是缓过来了。忽然就想到在 CSDN 上的博客,至今尚未划入我 somedoc.net 的大一统版图,遂决定开始这一不世奇功,历经数时,终至克竟。

百家讲坛里,和红楼相关的部分已经听了个一大半,专家种种,研究方向、角度各不相同,然而就我这外行,也还是听出来其中各有高下。对于周氏汝昌的观点,更是由新奇、颔首到错愕、摇头。什么一百单八女英雄,什么前后五十四回大对称,附会穿凿,匪夷所思,自作聪明。后来竟然还有一梁姓名归智者拾其遗唾,真是不可思议。电影呢,又看了《额的神》《黑天鹅》《道林·格雷》《闪灵杀手》《保罗》《潘神的迷宫》几部,《额的神》是部好片子,对于正确树立三观大有裨益,强烈推荐。奇怪的是,《黑天鹅》、《道林·格雷》和《潘神的迷宫》对我则都是现实魔幻主义的片子,如此密集的轰炸,要不是中间的《保罗》是科幻色彩更浓厚一些,我简直就要怀疑是什么神灵在给我启示了。

在某鱼推荐下,给张兜小购买了一套《世界童话名著》连环画,共八册,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这套书貌似又是在小部分人群里互相吹捧的原因,导致二手书价格节节攀升,某鱼自白当初她曾购书赠友,一套也就百十余元,我老人家在孔夫子网上出手,七品,连书费带邮费,就要二百四十八,险些就与三太爷的智商等量齐观了。除此外,还又听了某女推荐,在当当网上购买了《有趣的科学》一套,希望能丰富兜太郎的涉猎品类,不独以故事类为专。

somedoc.net 所在的 VPS 是亚马逊账户里的第二个实例,一开始不知道这多于一个的实例就不是免费的了,于是在上月底本月初就收到了美元账单,计 $17.60,乃是每小时 0.027 美元的单价。既然如此,我不勤着点写博客,岂不是对不起这钱?是故有此篇,钦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