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种种

老年痴呆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了,最直接的证据就是,昨天中午的整个午饭期间,努力回忆周末两天的生活细节,持续失败,仿佛两个整天凭空消失,在我的人生时间数轴上挖了一个黑洞出来。

眼看昨日流走,今日来临,但周一的事情立刻又开始模糊起来,难道我因为认识了一条鱼(竟然还没见过活的),记忆的单位方式就在向鱼靠拢吗?说起鱼来,居然对回忆有了些许帮助。兜兜的四姥爷,也就是伟大的兜妈的四叔,两天前从老家公干北京,顺便带了两条比目鱼来,让我这山沟里长大的人长了见识。除鱼之外,还有不少大虾。做鱼兜妈的技术拿不大准,做虾则不存在此问题,何况有了之前清水煮螃蟹的摸着石头过河的伟大实践,现在清水煮大虾底气应该是很足的,当然,为了表明有别故智,清水里竟然放了两棵葱。虾真是不错,衣衫褪尽仍然有一指来长,可谓货真量足,嚼将一口,甘鲜非常。锦上添花的还有,兜太郎竟然不怎么喜欢吃,于是兜妈和兜爸勉为其难帮助他完成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你们说说,养个孩子容易么!

看来还是能记起一些事情的。昨晚临睡前,就突然想起来,京东新买的挎包是前台小姑娘刷卡代收的,我老人家还没还钱回去,罪过。忙不迭把深埋于某处的 U key 取出,打开专业版划拨巨款。正欲事了离手,又猛地想起深藏功名的征哥教诲到:专业版是可以理财的!上一次找遍了整个菜单也没发现哪里可以理财,只有一个账户开通,我点了一下也没有动静,今天……咦,竟然出现了,哈哈,你看看,有记性的日子真好。点个购买试试,结果人家说,要去网点做什么抗风险评估。唉,理个财这么难啊,只好洗洗睡了。头一天帮王庸人交了五百的电话费,由之就想到了令我心痛的那 $17.60,就想试试看能不能再申请一个免费的 AWS 账户。基本信息保持没变,也竟然顺利成功,看看过几天有空的话能不能做个整站搬迁,真是折腾。

说回新包包。我老人家以懒著称,看着征哥的包包不错,其实就想搞一个一样的来着,这么做有不少好处,最主要的就是拿到手不至于惊讶到想退货,至少概率不高。只是思前想后,觉得还是有所不妥。现在我俩工位已经是一左一右,而且每天定时举行单独碰头沟通会,逢有公司福利旅游,好歹也是同过房的。这要再赶上个一次半次,出门连背包都整齐划一,非要说自己这算是见贤思齐,恐怕有点没人相信。只好踌躇三四,左思右想,挑选了另外一款。这个牌子很好,LAUFF,“老夫”嘛,显然和三太爷我的气质也很切合。伟大的兜妈还帮助我发现了另一个好处,就是能放得下我的雨伞,这让我一直以来傻了吧唧背着包拎着伞的邋遢形象有了较大改观。

办公室刘美眉出差内蒙归来,带回来了风干牛肉和奶条。甚喜,这一喜之下,就忘了给人家拿承诺过的票据。昨天一整天没敢提这茬,就指望今天自觉拿来争取主动,未料清晨起来短信响,刘美眉的提示语已经到了。于是静悄悄就变成了灰溜溜,所以有时候我觉得,太善解人意了也不太好,容易把别人映衬成白痴。

外甥女来京已有三四天了,趁现在还没到明天,有必要把周二雨中游颐和园小记一笔。出发之前也曾想到现在是旺季,只是既然下雨,也就存了人可能不太多的侥幸之心。到了地方才知道,大概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人一群一群的,其中还有不少外国友人,兜兜和其中之一把 yes 练习得不亦乐乎。从北宫门进,上山,入佛香阁,下,乘渡船至十七孔桥,到新建宫门,出。行程不长,竟然脚疼。难道静脉曲张已经有不良后果开始暴露?

刚才王和进来了,看到我的包包就不禁开始鄙视我老人家,说我的审美已经堕落到了老赵的水平,连忙辩解,不料老赵怒了,质问我难道即使审美与之一致了,就让我如此难堪吗,我瞠目无言以对。后支支吾吾左支右绌顾左右而言他,总算抵挡了过去。流汗,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