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处独居

说句老生常谈的话,时间过得真快。那个刚生下顺着都能在沙发上躺得下的兜太郎,竟然就要上学前班了,也就意味着,社会要对他“体制化”了。为了让他充分做一次最后的疯狂,兜妈决定带他回外婆家住一阵子,那里一是气候比京都略微凉爽些,二来则是比他大一点的表姐正好暑假,可以和他一块玩儿,免得在家里除了看电视电脑手机平板就不知道该干什么。

外甥女在北京体验生活的阶段正好结束,于是也可一并结伴。来之前就答应给人家买个手机的,快临到了了,才开始急急忙忙在网上挑选。她一口一个不懂,然后噼里啪啦地选了一堆两三千的手机出来在那儿对比。我老人家发现之后,当即纠正了此不正之风,把目标价位定在了两千以下。有了这个分水岭,貌似事情就简化了不少,联想她是坚决不要,因为刚刚坏掉的就是这个牌子,中兴华为的我一个也没到手摸过,平时身边的人也没见几个用的,所以也排除。最后发现基本只剩小米了。对小米的手机我本人是不怎么感冒的,我自己宁可用魅族的 MX2,但是她呆在的那个不知算是几线的城市,魅族的机子要是出点什么问题,应该很是难办,更何况魅族的所谓 SmartBar 体验上不怎么好,想去掉就得刷机什么的,一个女娃娃就别费那劲了。于是本着勤俭节约而又兼顾性价比的原则,最终搞了一台小米 2A。到手后发现其实也还不错,就是电池差了些,续航时间有些短,稍微用着点,持续一白天都是马马虎虎。其实她手里有一部手机勉强能用,是她二舅也就是我二哥退下来的一部 N9,不过这手机她用起来显然不会满意,什么应用也找不到,铁定就可惜了,对于我这种时不时还要写个程序玩玩,SSH 连接登录一下的专业人士,那机器倒是挺有折腾头儿,所以让她抽个时间寄来,这也算是个双赢的局面。

她们这一走,家里就剩下我老哥儿一个了,对于我这种生活已经越来越不能自理的老家伙来说,其实挺是个考验,唯一一个比较好的地方在于,晚上可以想几点睡觉就几点睡觉,空调想一直开着就能一直开着。吃饭是最大的头疼事。头一个晚上正好在外面有事,顺便就吃了,第二天晚上,把冰箱里能吃的东西扫荡了一半,第三天晚上,也就是今天晚上,勉强果腹之后基本弹尽粮绝了。所以明天无论天多热,都必须出去补充给养。这里要顺便说一句,新买的卡萨蒂冰箱真是不错,冷藏室里的东西可以保存的时间远远超过之前的那个容声,可以小小给诸位推荐一下。前些日子的体检结果下来,再结合自己掌握的情况,发现几乎会快要废了。从上到下计有,发(谢顶)、目(高度近视)、鼻(鼻骨不对称还是啥来着)、扁桃体、齿(缺二)、颈(颈椎)、肝(脂肪肝)、高血糖、静脉曲张,另外,超重。据说血糖高是个很麻烦的事情,体检建议上有很多生活禁忌,包括烟酒、油腻、动物内脏等等,而且大多与超重对应的建议一致。我老人家的生活习惯是一日二餐,早餐阙如。尽管如此,竟然还建议要控制饭量。眼下可好,暂时的粮食紧张,可以自我开解说并不全都是坏处,歪打正着就把吃饭控制上了。到体重秤上量了下,比体检表上的数值小了 1.5 千克。当然了,这并不是控制的成效,而是因为我这回称的是“净重”。

在家里能干的事情颇有限,除了上网看看,让各地市的城管大爷们给太爷我添点儿堵之外,能干的就只有写程序和看片了。写程序耗脑筋,所以写着写着就寻思,要不看会儿片吧,看完片就累了,找床,倒会儿。前两天一直在考虑一个算法,这个东西要是不管内存占用什么的,实现起来很是简单,可我老人家就是想挑战下能不能最省,皱眉苦苦思索了好几天,自以为想通了,写的时候再一想,发现还会有漏洞,相当郁闷,所以继续看片。最近看过的有《朱诺》,讲一个小姑娘意外怀孕的事,《疯狂原始人》,讲追寻光明的事,《贼博士》,讲好人有好报的事,《大地惊雷》,讲正义、执着、勇气的事,《我唾弃你的坟墓》(1978 年版,2010 版已经看过),讲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事,正在看的是《闪灵》,还没看完,据说是讲灵异的。看《唾》片的时候,里面史丹利的演员让我想起《飞越疯人院》的主角,看起来有点相像,结果晚上一打开《闪灵》,杰克·尼克尔森就走了过来,也算巧事。个人感觉,《唾》片 1978 版真实感强一些,故事感弱一些,2010 版的反之。

既然要控制体重,那看片的时候就不能再像之前那样,金鸽瓜子咔哧咔哧地吃个没完。干货不足汤水补,泡茶喝也是一种享受。只是近来使用的杯子,家里人多时还不觉得什么,剩我一个人就感觉有点不祥。这个杯子有几年了,还是当初在 Symbian 下有产品的时候项目组定制的,外身从上到下通体大红色,杯子上有我的头像,头像周围则围以花饰。这个杯子的诡异之处在于,一遇热水,红色会褪去,显为惨白。一看之下,我老人家的头像,倒有几分象是遗照。还好,现在杯中水已经不太热了,它的颜色又恢复了平常。只是这红色,又还是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城管大哥们,不知道将来我要是和兜太郎去体验生活的话,该想个什么稳妥安全的路子。

几个月前,某同学来京,不少人凑去聚了一下,三太爷也去了。席间就有人提议,毕业一十五年了,是不是搞个同学会啊,有不少响应的。散后在网上说来说去就基本定到了八月份。后来也没太在意,未料前天就有人问我能不能参加,有没有订票,一看,可不嘛,马上就八月了。离开那个北国春城这么多年了,再去看看也是件好事,人生还能有几个十五年?当即就买了往返的动车票,期待同学们再相聚。届时彼此打量,又要感叹岁月了吧,正应了本文开端。搁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