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命,恕难

建军节前后是想要写一篇的,但看了看频度,似乎又过于繁了些,就往后推了推,结果就到了现在,罪过罪过。不得不说明的是,目前在用的位于 Oregon 的亚马逊 EC2 机器经常在很多地方连接不上也是一个重要的干扰因素。

过去的两周比较清静,原因很简单,兜小子回了外婆家,残害姥姥姥爷去了。送她们娘俩走的那天,心里发下宏愿,要挑灯夜战,刻苦编码,至不济也要发挥整理控的特质到极致,把收集的资料、积年的照片、若干个虚拟机都整理一遍,孰料连续头疼数天,下班晚上到家几乎都是倒头便睡,所有的伟大目标都飘进了 Java 国。

外甥女一回家,就把她用不了的手机给我邮了过来,满心以为是 Nokia N9 的,包裹到了一看才发现是 Lumia 800。三太爷自己的 N9 曾经有过一次重摔,把两个角都磕得有点平,最糟糕的是背部和金属片相接的地方有了一条细细的裂纹,实指望另有一台如果可供收藏的话,就要把我的拿出来日常使用的,却来了这么一出。好在我目前的藏品里也还没有 Lumia 系列的机器,所以勉强算是失之东隅,得之桑榆。

在网上找资料的时候,发现了一本书,名字叫《iOS Hacker’s Handbook》,找 PDF 电子版,找到的看起来都是用网页内容转制成的,很不可接受。于是到亚马逊上查,美国地区,原版价格 $27.38,一看可以接受,就想下单,可是没有合适的接收地址,再找朋友带回来或者转寄都挺麻烦。又到中国区里找,竟然还真有,要价 ¥238.4,一看就惊呆了,竟然这么贵。要关闭网页时突然发现有个优惠,可以满 200 减 50,这样就成了 ¥188.4,当然,比美国价格还是贵,不过要把贵的部分作为邮费也能讲的过去,于是毫不犹豫就下手了。之后继续在网上搜寻,结果与印刷品一致的 PDF 也被我搜罗到手了,就起了心思,想要不要把刚才订的单子取消。想来想去竟然就给忘了,再想起的时候,一个周末已经过去,书也送到了单位,就收了下来。纸质不是很好,不过又不像是盗版翻印的货色。

刚才提到那过去的一个周末,乃是本太爷故地重游去了。毕业三五纪念,一票同学约好了相聚长春,我和今年刚刚新婚的京郊农民也莫能外,毅然踏上了北上的动车(NND,不知为啥没有高铁)。同学见面,分外亲切,时光一下子又仿佛回流到了大学时代。当年的计算机楼和男女生分别居住的宿舍楼都依然健在,和宿管通融了一下,上去参观昔日的房间,女同学们的运气稍好,竟然还有开着门的,男生宿舍的则都锁着,楼道里灯光不亮,黑黢黢地,凑合着给老大照了张像,也就下来了。晚上吃饭喝酒,三太爷已经不胜此物若干时日了,所以尽管老大频频举杯,我也只能将就了事,惭愧。某女同学夕至朝发,似乎只为参加真心话大冒险的节目来的,吼吼。第二日上午,驱车环游净月潭一圈后返回市区,吃了一顿朝鲜族特色的正餐,下午就纷纷要各自返程了。留守长春的若干同学迎来送往,辛苦备至,不胜感怀。

GMail 的网页版坚持了不短时间了,适应的不怎么好,它的会话模式老让我看不到某些邮件,终于还是又把 Outlook 配通了,切换回去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工作有所调整,又要收拾旧山河。

人生多艰,这话真是一点不假。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不管我早上什么点经过那个鸡蛋灌饼摊子,它都是处于打烊过程中,有人擦洗灶台,有人收拾煎锅,要么是给门上锁,要么是业已开车。要是碰上有一天在营业呢?妈的,老子竟然没胃口!还有那台多舛的 Z10,公司都快黄了,还没到我的手里,幸亏据说明天就能送过来,总算有个最后的交代。

技术上,也略有收获。首先是练了练手,在 Linux 下写了个 shell 脚本,把 PHP、MySQL、Nginx、WordPress 等一股脑地自动化下载、安装、配置,其间还用到了 sed 相关的一些高级特性,感觉甚好。再有就是学习了一下 Redis 相关的初级知识,以及 SIM 卡克隆和远程克隆的原理性知识。

另有一事也可顺手小记一笔。和联通交涉两例,一是让它免去误导我以至于超出套餐限额的流量费用近五十元(原本他们还计划让我分担 5 元的,我坚持一毛不拔成功),一是赠送我本月流量 1GB。均属维权成功之类属,征哥所喜闻乐见且给予了我精神支持。

无论头疼也好,吃不上鸡蛋灌饼也好,最终还是不得不从了“命”这个东西,所谓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不过要我宽恕它,哼哼,绝不!以此为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