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季节

一向对自己不怎么好的征哥,前阵子不知道哪根筋突然绷直了,开了窍,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变成了“要对自己好一点”。可惜这迟到的、突如其来的思想上的觉醒,并不能立竿见影地让他的生存状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正好比一个普通人,一下子砸给他十个亿大都不知道该怎么花一样。幸运的是他自己对此也有着相当客观的认识,所以决定“对自己好一点”的伟大事业要从基本做起,所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先给自己买个 Kindle 再说。不但买了 Kindle,而且还买了保护用的皮套。在这一节上,老观念又对他实施了严重的侵蚀,他决死不买原装货,而是在淘宝上淘了一个充门面,皮革的气味两三天才散尽。有这个保底,他就又开始自我标榜为好书之人,急急忙忙在网络上大张旗鼓地收集各种电子书,以至于把百度云盘都撑爆了,此节之前已有表述,略过不提。

既然征哥都对自己的腰包下了狠手,我作为其伟大战友,免不了用实际行动向他靠拢。遂也决定对自己好一点,把原来舍不得弄回家的东西弄回来。只是在手笔上,我还是略略退了一步,以便让征哥能持续保持革命的先进性。第一件是两块电池,可用于前几天挖掘出来的那台古董的 Nokia 3310,每块六元,运费十元,计二十二元整。Nokia 3310 是个非常经典的机型,想当年我老人家送给兜妈的信物就是一台 Nokia 3310,后来伟大的兜妈终于在公交车上不敌伟大的小偷,将之失窃了。手上的这台,乃是亲友退役下来后友情赠送给我救急之物,拿来的时候就说电池不行了,结果后来我也没怎么用,就放在一边了。前几天偶尔在网上发现国际友人对这台机器的潜力挖掘得相当深入,就计划跟进一下。拿出来一看,电池已经接近变成橄榄形了,于是赶快扔掉,也没太顾及兜兜小朋友热切的好奇眼神。到淘宝上价比三家后,选中了单价为六元的这家,而且下单一下就是两块,以在不经意间彰显富豪本色。第二件,是一个 SIM 卡的读写卡器。我的移动卡自从二零零零年一直跟随我到现在,去营业厅换成小卡固无不可,但情感上有所不舍,于是想看看能不能搞一张备卡。这个玩意儿还没到手,所以是否能够称心尚在未定之数。第三件则是内存一条。几年前给我的 T61 进行了一次重大升级,屏轴换了,内存升了,硬盘扩了。事后在实践中进行检测,才发现只有硬盘的扩容能够算得上叫成功。屏轴花了小三百,结果没多久就和原来的屏轴效果一样了,内存嘛,竟然质量有问题,读写校验大概有四分之一的失败率,搞得我老人家的注册表里的键值,以及磁盘上的文件,名字里都多出来不少看着稀奇古怪的字符。幸亏之前有全盘备份,更换了好内存条子后才又做了一次恢复,否则重装系统得把我折腾死。这回又要买一根,是因为有一次偶尔得知 T61 的主板其实是支持 8GB 的内存的,而且我当年颇具前瞻性地,购买的那 4GB 的内存是单根,板子上还有一个空余的插槽。得此三件法宝,我又可以嘚瑟几天。

王和同学妻儿不在京,某日顺道参观了下三太爷官邸,见到了我老人家养着的神龟,经过详细的评估,他认定这只龟的生活处境只能用“惨”来形容。可他也知道,让我追加投资改善龟的生活待遇,基本上就是缘木求鱼,所以直接就去找大善人征哥,痛陈我虐龟之罪。征哥一贯是动物界非灵长类派驻灵长类的大使,爱心浓的化不开,当即决定要自费消费买缸赠送于我,以拯救被虐神龟于涂炭。缸是昨天就到了,个头比我之前使用的光盘盖以及现在使用的水桶底大了不少,里面还有一方石头,其下留空,其上整平,据征哥说此石于龟,下可以酣睡,上可以晒背,乃是居家不旅行之必备伴侣。至于之后的效果,我想恐怕会是征哥的一厢情愿。极可能拿回家去,一苦了兜妈,二苦了王八。试想,现在兜妈还能保证每天把龟提溜到阳台上让它晒晒太阳,等到往缸里一放,石头摆进去,再倒多半缸的水,兜妈准得拿出倒拔垂杨柳的劲儿来才能把现在的活儿给干了,如果她智力没有问题的话,我想绝对不会每天都来一次了。

几天前一条鱼要看我写的字,忙乱中照了一张发了过去,对方客套地称赞了下,我自己再一端详吧,靠,什么玩意儿啊。相比之前的功力显有退化,所以赶紧又到当当网上订了两本田英章的字帖回来,希望能在有空的时候补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