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秋雨

天气凉快了下来,接连两天有雨。昨天下午和老赵甚至冒着毛毛细雨,仍然坚持到办公楼前的草地上召开了每日站立会议。老赵感叹道,真是有了秋天的景象,老汉则不由得想起鉴湖女侠秋瑾那句著名的“秋风秋雨愁煞人”来。微博上有个朋友言道,“明朝散发弄扁舟”为李白之作,可以作为李白准确预言数百年后游方和尚朱八八创建大明王朝之证据,那么由此可得,鉴湖女侠想必也在预言数十年后,有个文化苦旅上的秋雨老兄,足以把人愁煞?还好,具备乐观的革命主义初级功力的三太爷,一点也没有要愁煞的意思,倒是发现周二能当周四过,开心了一些。

站立会议回来,就听说那个擅于鉴表的丢了金箍棒的花总被控制了。眼看中秋将近,不管是上半身得罪了人下半身背了黑锅的查尔斯薛,还是当代红拂男被关进了笼子里的功权王,再加上这个花果山大总管,恐怕都有点秋愁了吧。有时候就瞎想,开腹李一定是有高人指点,要不然真说不定哪天就会脏水从地上又溅起来,说他和迈克尔杰克逊有同好而因之被人民群众举报,然后被抓呢。想到这里,我决定换个话题。

公司的股票最近好像吃了万艾可,昂扬的不得了,三太爷作为一名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股东,却也依然雀跃。借着东风挂了两单,钱虽不多,好歹是个心气儿上的倚仗,还专门去开通了中银香港的户头。公司之前曾经把银行的工作人员约来一次,现场办公,办理户头,可惜当时有事,没能赶上。这次自己去万国城办理,意外发现客户体验不错。银行专门的理财经理单独会见,专门办理,环境安静,态度友好,脑子里猜想着当日公司那大几十号人排队开户的场景,不由得就要笑出声来。高中的伟人同学要买房,和我拆借,正好应对过去。

月初开始的那个 XML 解析器的小项目,已经宣告完毕,从 C 代码被我改写成了 C++ 代码,由于涉及到内存分配器,以及内存分配器的分配,所以里面几个对象的生成和销毁不是使用 C++ 惯用的 new 和 delete 语法,而是提供了 create 和 destroy 方法,重载 new 和 delete 倒不是不可以,但视觉效果上有可能会看起来比较别扭,当然有时间可以一试,现在的一个不周密的地方在于,并没有屏蔽构造和析构函数。

现在 rMBP 里的 Windows 虚拟机有点大,于是决定把四个分区干掉两个,然后紧缩空间。由此导致要把安装在 F 盘上的软件迁移到 D 盘,这是个苦活儿,幸好绝大部分迁移成功,只有 Qt 的 SDK 迁移后有问题,集成环境认为 SDK 安装不正确,注册表里,文件系统里,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能改的路径也改了,都不能奏效,最后只好卸载(实际上是手动删除)了事,将来有需要再安装吧。

校花同学推荐了一部美剧,好像是叫 Battle Star,说他那儿有,我翻来翻去连个能放得下的空移动硬盘都找不出来了,找到个空的台式机硬盘,问他怎么样,丫说,呵呵,我帮你找吧。

最后,给大家科普个小知识,秋风秋雨愁煞人,因秋瑾而被广为传诵,也确实是其某诗中之一句,但她不是第一作者,第一作者乃是陶宗亮,特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