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友塞翁

作为一名整理控,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零散的东西,然而悲剧的是,自己又时不时会生成出很多零散的东西来,于是就陷入了一个制造与消除的死循环,大概要到我老人家挂掉的那一天才能彻底停止,把一个再也无从干涉的 snapshot 孑留人世。

前几天整理虚拟机的时候发现,好多代码同时存在于公司和家里,有的又同时存在于不同的虚拟机或者实体机里,还有的在云盘里也有备份,很是零乱,于是就开始了收集、比对、去重、合并等一系列环节。有一些 Symbian 下的工程,已经烂尾,姑且也就封存现场,以为留念了。在 Symbian 的最后阶段,三太爷从事的勉强算是高精尖的研究了,包括自定义可执行映像的运行时启动代码,以及加壳脱壳等等,没成想要出成果的时候 Symbian 一落千丈,无数心血半途而废,打了水漂。(接下来的这几年,Android 风生水起,然而由于种种因素,在上面亲自动手写的代码却是不多,只写了些可以用 JNI 调用的基础设施,例如可以装一装十三的汉字拼音检索(相当大的库,支持多音字,检索速度一流,可扩展性强),号码属地检索,以及用于构建本地私密存储支持库等等)。最痛心的,莫过于看到了 2007 年左右的数据备份,然后联想到 2008 年底硬盘毁损,除了张兜少一岁以内的影像资料几乎遗失殆尽之外,三太爷一两年内的代码更是灰飞烟灭,现在那些中间状态的东西蓦然涌现出来,情不自禁就伤感了一把。其中的 TWL 程序库,损失也不小,目前能找到的代码里,对 Windows CE 的支持部分已经完全没有影子,对 drag & drop 的支持也是如此,另一个非常复杂的 TreeList 控件处于半拉子状态,更别提完成当时独步天下的自绘制滚动条的控件了。Dandy Spy 的成熟版本代码,以及 Dandy Spy 的继任者 SpyOne 的最新代码,统统完蛋。呜呼,往事不忍卒读。兼之整理工作搞得兴起,一不小心错过了观看公司领导的电视采访,甚为可惜。

当年写 TWL,随之的有两个比较重量级的目标,一是写一套配套的 Docking 组件,一是写一个可以支持语法高亮的编辑控件,多年来虽因 TWL 中间的变故导致没有能启动,但这两个愿望一直没有消失。前阵子写 XML 解析器貌似重新激发起了一些写代码的热情,于是又对这两个东西有了考虑,初步决定从 Docking 开始入手。这想法突显没两天,小马哥突然来电询问对写语法高亮的东西有没兴趣,真是奇怪,难道这也有感应?不过当年他们那个框架比我的 TWL 还要复杂,所以得评估一下我老人家能不能拿得出那么多时间。

之前骚包地开启了个香港的户头,结果这就骚包地发现把密码忘了,登录了好多回都不对,后来干脆显示帐户密码被锁定了。锁定似乎个什么概念,不大清楚,直观的感觉是即使密码正确,也是登不进去了,还不知该如何处理。正郁闷中,又得到一个消息,搞得不知道是不是该更加郁闷。兜妈说,摇号摇中了。一如是冷水浇头,怀里抱着……火炉。说起来该高兴,因为据官方数据,现在这个概率已经低到了 1/87,这也就意味着,兜妈的运气至少比另外的 86 个人要好,可是反过来一想,又想到将要付出一大笔款项,心里总是不禁有点没来由的负担。目前的状态属于基本上已经豁出去了,所以咬着牙看了看新上市没多久的沃尔沃 S60,也征询了身边几个朋友的意见,反响都说应该不错,所以在盘算十一期间去看看实体。

如果说前头这件事属于喜忧参半的话,那接下来的事情简直就是悲剧加滑稽了。起因于校花同学推荐的美剧没地儿搁,就起意再入一块移动硬盘,手里有两块西部数据的新元素 1TB,用着都还行,就想着还是这牌子再来一块。手里的新元素,买的时候 1TB 的容量算是大的,所以比较厚,这回就想留意一块薄些的。京东上一看,没有薄的,就转战到了淘宝,一搜之下不由大喜,2TB 的容量,又轻又薄,还在搞活动,才 400 大洋。心痒难挠,当下就让兜妈拍了一把。过了几天,卖家没动静,一追问,说是断货,但是可以帮着向货源那边提订单,由那边直接发货,货到之后付现款。一时没细想,也就同意了。接下来又是好几天,EMS 的速递,好不容易到了,四张老毛头红艳艳交了出去,一块新硬盘新崭崭收了回来。外观漂亮,盘盒上的序列号和包装盒上的序列号吻合,附送了硬盘包,还有一根密封着的沉甸甸的 USB 延长线,左看右看不像是有问题。插入电脑,识别很快,运转也非常的安静,看了下标称容量,1953GB,似乎一切完美。有一个地方不完美,文件格式是 exFAT,本人极不喜欢,于是想搞成 NTFS,格式化了两三回,总是报告无法完成,怀疑是因为 Windows 在虚拟机里的缘故,拿到征哥的电脑上,错误也一样。本来觉得可能是硬盘有毛病,可是再格式化成 exFAT,就又好好的了。心里开始发毛,上 WD 的官网,输入序列号查询质保情况,发现该序列号对应的磁盘并非面向最终用户。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这块盘有问题,所以还给 WD 的客服打了支持电话,因技术工程师全忙,对方留了联系方式,承诺当日内回电。放下电话的瞬间,对磁盘如此安静陡然起疑,开始怀疑是假的,容量也是被 U 盘量产工具篡改过的,伸手去摸,也没发热,这一下就几乎可以确定是上了当了。

给发货人打手机,数次无人接听,当了缩头乌龟。兜妈不忿,要在淘宝投诉,刚点一下,上面就写着已经有别人先行投诉此店此品了。三太爷一听便知复盘希望已经很渺茫了,那孙子肯定准备关张跑路了。事后回想,除到手鉴别之外,整个过程中疑点还是有的:1、2TB 如此大的容量,店家展示的轻薄外观产品在京东上都没看到过;2、价格过于低廉;3、引诱不走支付宝而线下现金交易。说到底,还是侥幸心理作怪,想逮便宜,结果吃了亏。这对于一向保守的三太爷,确实罕见,可见将来还是要保守下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