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忙碌碌

上月中旬开始,节奏发生了变化,略显紧张。

工作日里在新的环境下需要适应,休息日里也没有闲着,第一个双休就赶上刘魔王大喜的日子。正日子还没到,就已经是乱象隐现了,大姐二姐,二哥二嫂,电话转着圈打,哪天来,哪天走,谁住哪里谁接送,都是事。

接下来的双休日,总算能应征哥之约,携茶至郊外一饮。先是欲往八大处,行车中途即发觉前路拥塞,遂改程戒台寺。依山而建,寺不小,门票也不便宜,进去后征哥悻悻发现他所来过的两处茶肆均已歇业,只好再做他图。冬意已经颇为不薄,阳光却也蓬蓬勃勃,在一株斜探的古树旁,给老赵留了一幅笑容灿烂的照片。驱车又至潭柘寺,寺内游客稀少,在户外石桌上摆开若干小蝶,开心果和花生仁,把店家的茶具拿来,沏上自家带来的茶叶,相向而坐,互道别后风景。怡然多时,兴尽而返,至五彩城就餐,再珍重而别,友当如是也。

一直惦记着《地心引力》,眼看就要下线了,今日请兜妈和兜宝同行观影。挑了一家离家不远但却比较冷清的影院所在,先吃了晚餐,后看了电影,情节简单,场面震撼。晚餐前的转悠中,在一家不起眼的小书摊里,淘了两本半价书,一本是万方著的《纸饭馆》,一本是艾米著的《竹马青梅》。前者是曹禺的儿子,后者是张艺谋那部青春路线的《山楂树之恋》的作者。想来应该可以一看吧。折扣很好,而且都不是盗版,不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