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一四

刚才一直在踌躇,到底要不要写点什么东西。是想写点什么的,可惜的是本人有个毛病,写东西总是想先要有个标题,如果没有个合适的标题,那写起来就不能行云流水,妙笔生花。思来想去也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标题,可是无边的废话却在心头翻滚的似乎要涌将出来,无奈之下,还是开始了这一势必横跨两年的煌煌巨篇。

说来惭愧,那些不吐不快的废话的缘由,乃是因为我突然意识到今天是公元二〇一三年的最后一天,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在二十年前的今晚,我正在一个宿舍楼二层的拐角上,执着地等待一位姑娘的召见。记忆是个靠不住的东西,越来越深切感觉到了这一点,因为我的脑海里仿佛浮现出当时还在飘着小雪的场景,然而理智又不住地和我说,这个信息的可靠性很成问题,难道是潜意识非要把那个桥段雕刻成一个考验吗?幸而结局还算过得去,那个是个温柔善良而又颇有人情味的女孩儿,没有让我完全碰一鼻子灰,使我得以平生第一次到女生宿舍造访。谈了些什么呢?断片儿了。

但这事让我开始回忆自己的青春,甚至回忆兜妈的青春。于是我坐到客厅的地板上,把搁置好久的相册都翻了出来,重新一页页地用手指抚弄那些曾经年轻的时光瞬间,看那一张张自己的、同学的、朋友的、亲人的、爱人的,或深沉或飞扬的面庞,然后不可避免地泛起韶华易逝的感慨。随着年龄的增长,责任也不可避免地牢牢地绑缚在了自己的身上,再也不能回到之前那种可以随性而为的状态,尽管疲倦,却又不能轻易做出改变。

不过,总还是收获了点什么吧?是的。感谢我的上一家公司,在年初的时候帮我解决了很多人都在孜孜以求的帝都暂住身份,可以让兜太郎比较平等地开始他的学习生涯。感谢我的爱妻,从年初辞掉了工作,专心操持家务,照顾我和兜小子的生活,特别感谢对我的臭脾气的包容。感谢兜兜,长得越来越懂事,对爸爸既不能经常陪玩、在一块儿的时候却又经常说教这一事实颇具忍耐,还改掉了不少小毛病。感谢远在太原的一位兄长,对我的事情鼎力相助,无怨无求。感谢征哥,在我离开公司的时候,又能落实一份充实的友情,对于我们这样的年纪,弥足珍贵。好在作为回报,我今年也对他人有所帮助,有的是同事,有的是同学,有的是偶尔的钱财周转,有的是对人生的共同探讨。

somedoc.net 的启用,对我也很有意义,让我得以时而鞭策自己,不要轻易断送一个延续很久的习惯。刚才在上一篇博文之下看到一个朋友的留言,因为他是 dandy spy 的用户,希望我能继续提供下载而宁可捐助一年的 VPS 费用,也很让我感动。

二〇一一年的时候,我给自己定了三个目标(其实有的是愿望),最后完成了两个。剩下那一个挪到了二〇一二年,另外又选定了一个,最后完成大概只能算是一点八。二〇一三年,过的比较浑噩,没有指定的目标,结果除了完成上年度那零点二之外,有两个意外发生,一个是兜妈购车中签,被迫买车、买车位,一个是我年底换了工作。二〇一四年,我希望能学几样新技能,一是驾驶,二是游泳,另外还有一个,说出来难登大雅,是跳绳。

幸亏有了这些,总算让我感觉没有虚度一年。

一条评论


  1. 回忆那段让我想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老汉的文笔依然犀利。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