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意儿们

何老师近年,俨然已经是好男人的典范了。自从何公子降生,何老师给人的印象就完成了从霸天虎到笑面虎的华丽转身。之前,每隔一小阵子大概就会组织一下集体活动,近来则多半是活动找到他的头上,也还要踌躇再三。尽管如此,他还是在万机间隙来了一通电话,邀我前往双井地区一去,以话阔别。张太车技日益见长,于是三爷我也就有了依靠,不在为要去和孔庆东的高三八班一样遥远的东三环而苦恼,遂也慨然应允。

约好的地方是一个叫雅尔塔的俄式西餐厅,在某小区的对面。门外和其他与之连成一排的门脸公有着一溜带顶的走廊,而到走廊则需要上几级台阶,感觉上甚是高端,只可惜除它之外,两侧紧邻的门脸房均大门紧锁。到餐厅正门,要经过其中东侧的门面,透过玻璃可看到内部桌椅交叠,之前显然也是一就餐之所,只是已关张了事。于是心头不免犯上一阵凉意。进了餐厅门,凉意更上一层,偌大餐厅只有两桌有人,一桌两人,一桌三人。何氏一门三口俱已久候,甚为抱歉,寒暄后落座,何公子和张公子瞬间熟络,你藏我找,你跑我追起来。餐桌上已经有好几个盘子了,当然,没有动过的。先互致礼物,何老师书两卷,茶数包,还有之前说的那个可以认字的汉王的东东(后来才知道起先乃是田老师之物,出厂日期二〇〇七年,对于电子产品,这个年纪的就距离文物不远了),我老人家随身携五十年陈汾酒一壶,可使其收藏。接着餐具拿了上来,是沉甸甸的刀刀叉叉,三爷土鳖不习惯,让服务员拿双筷子。服务员很客气地说,没有。好在何嫂夫人随身的百宝囊中竟然有竹筷一双,解了某的尴尬。带着适才的凉意下箸,才发觉菜品味道相当不错,张兜少猛攻猪排,张三爷则主战鸡卷,何老师号称减肥,致力于土豆沙拉,一时间酣畅淋漓,两位女士注重形象,未若我等之食急。席间无话,结账后去何宅小坐,两个孩童眼见就要冲突迭起,遂起身告辞,回家的时候顺便把何老师无地可容的藤椅一把押运了回来。

前几日提到过的 Kindle Fire HDX 和 99 元的无线鼠标均已到手,品质也都还不赖。Kindle Fire HD 绑定死了美国的账号,但又好像因为地理位置的因素,不能在在线商店里直接购买物品,还不知如何处理才好,近期忙碌,放一阵子再说吧。前天公司发春节福利,竟然又来了一张 200 的京东卡。思来想去,心思还在蓝牙鼠标上,到京东网上搜索,发现有一款微软的在降价,据说降了 220,现价 179,立刻就下了单,就等着明天收货了。

手上的 EX226 估计不行了。其实我自己的已经摔坏了,这个是王和同学送我的,当时他听了我的忽悠,和我买了个一样的,估计因为经常要见一些有头脸的人物,场面上拿不出手,所以听说我的歇菜了之后,就顺水推舟转赠给了我。现在这台的毛病在于,里面插着的两张 SIM 卡,它动不动就说联通的那个无效,接入不了网络,但重启一下就好。对于物件儿的这种无缘无故的濒死表现,三太爷通常都比较淡定,连到电脑上先把通讯录备份了再说。然后就把联通的卡取出来插到了 iPad 里,试着给在娘家的兜妈打了几个电话,表现很好。如此下来,Padfone 就要做好准备当我的主打机而不是备机了,也就意味着,最好不要在其上调试程序啥的。于是就起意想在网上抄个二手的 Nexus 7,1000 左右,专供测试。在赶集和五八上搜了搜,联系了两个卖家,都已经出手,眼看过年了,也没太着急。再说了,要是能找到一款双卡的主打机,也可以考虑。Padfone 上的 Xposed 插件我一共装了大概有七八个,最近发现手机的表现不大正常,怀疑和那些插件有关。最显眼的不正常是,好几个地方的时间显示不同步,把所有插件禁用掉,重启,好了,无暇深究。

这两天带着几个小兄弟研究 Android 上的注入,以及检测乃至摘除。下午多看了几眼代码,收获不错。不过后来就开始看李娜打球了,只能算是虎头蛇尾。明天有时间的话,写几个函数。李娜最后赢了,挺好,不枉我这从不沾体育边儿的人看一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