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姑苏

时间真是个经不住用的东西,上次临走之时,虽然知道短时间不会再来,却也没想到会过了一年还要多,当时是元旦,这次是春节。海尔送来的洗衣机和冰箱都还在地上保持着站立的姿势,等着开封。一年多的“新”东西,不拿出来用用,恐怕就要过了质保期了,所以挨个拆了箱,把纸壳子扔了出去。洗衣机的安装,涉及到和水龙头的接口处理,所以给海尔打了电话,让他们上门。冰箱没那么复杂,三爷就计划自己动手了。往墙角靠的时候,发现了个问题,底部找平不大容易,整体向后倾斜,还有个角怎么也不能和别的角在同一个平面上。勉强杵在那儿吧,往后退了两步,猛的发现上中两扇门是瘪回去的。只好再给厂家打电话。第二天,两个师傅分别打来电话,说年根了,不上门了,过了年再说吧。

厨间空空。年夜饭总是要吃的,于是一家大小出门去保障生活。先是买了燃气,去银行办了网上可以缴水电费的手续,又买了锅碗油米,最后交了有线电视的费用,达到了最低生活需要。没开通宽带,所以基本就是无网络的状态,也别有生面。来的时候把一台老掉牙的 PC 拎了来,各种线插接完毕,竟然能开机,只是声音很大,顺手一拍(这是之前降噪的高效手段之一),机器就蓝屏了,重新启动,就报告 ntldr 找不到了。原本记得光驱里备了一张 Windows XP SP3 的安装盘的,就是预料到可能会出现此类问题,结果发现盘不见了,悻悻作罢。这下更好了,不但没网络,连扫雷也没戏了。于是脑残电视成了打发时间的利器。

兜太郎在上海下了火车,就坐上了出租,等到下了出租,就发现自己在家里精挑细选的那一干最喜欢的玩具,被他自己连包给落在了出租车里。郁闷之余,扬手照着自己的大锛娄头就是一巴掌。好在要了发票,赶忙联系出租车公司,报了车号、上下车的时间地点,满心以为人家拐个弯就回来了呢,没成想说是司机已经回家了,而且明天也不上班,等到上班时候会把东西拿到公司去,需要自行去公司领取。于是大年初一,他王叔叔就提溜着装满了小熊和各种怪兽的书包赶来了,精神矍铄的八十多的王奶奶也一起驾到。王叔叔对平江路耳濡已久,心生向往,强烈建议一起去看看。打车过去,先在一家饭店里吃了午饭,结账的时候,出了档怪事,老板偏说我们这桌已经结过了,我们一行五人,只好抹抹嘴迈步出门,感谢好人。平江路从北到南走了一趟,满街的文艺气息,适合小年轻,张兜少则临了搞了一串炸螃蟹,乐不可支,喜上眉梢。年初二,休息了一天。

转过天,百无聊赖,心想要不去一趟六朝古都,金陵故郡吧,无奈没网络的日子,连买火车票也是问题。遂临时决定去趟周庄,看看沈万三的产业。一来一回,消磨了一天,那地方,在我看来只有一样好,就是照片看着好,别的实在没什么,到处都是卖猪肘子的。回来的路上和兜妈说,立刻就打消了再去一回同里古镇的想法。

最耐不住无聊的,不是我,也不是伟大的兜妈,而是张兜兜童鞋。窝在家里不出门,只能看电视,又不让人家看得时间长,所以就只好再出门。没往远处,直接去了摩天轮公园。上一次也来过,里面除了摩天轮,还有不多的几样玩儿的。其中之一是一个鬼屋类型的,叫海盗幽灵船。上次兜太郎拍着胸脯说不怕,要拉着我进去,结果没走五步远,吓得爬到我身上开始哭闹要出去。所以这次只想着就坐一下摩天轮的,可是兜小子说,对坐摩天轮,心里还没准备好,要进一次海盗船铺垫一下。再三询问,说这次确实保证不怕了,才进去。挺长脸的,顺顺利利在里面溜了一圈,高高兴出来了,而且说也准备好上摩天轮了。然后本次出游的高潮来了。

排队上轮的时候,身后也有一家三口,孩子略大,相互攀谈了几句,接着就一块儿坐到了一个座厢里。待到轮子转了大半圈的时候,兜兜突然问了对方一个问题,你有几个旋?张兜兜有三个旋,正头顶一个,后脖颈最下端,差不多并排挨着的,有俩,这是令他颇为自得的事情之一。哪知道对方说,我们也不知道这该算几个,边说边把孩子的后脑转了过来给我们看,这一看,有趣了,和张兜小的情况如出一辙,也是一上俩下共三个,只不过下面那两个比兜兜还要更靠近头发的边缘,更不明显一些。接下来的场景和比赛似的,轮到对方发难了,人家妈妈说,这孩子长着三个旋,好多人都说这样的人聪明,不但如此,他耳朵上还有个眼儿。这话音刚落,我老人家又吃了一惊,因为兜太郎的右耳上耳轮上,就有一个眼儿。忙不迭问人家,在哪边耳朵上,哪儿呢?再一看,还是几乎一个地儿!诸位以为如有雷同实属巧合的事情完了吗?没哪!俩孩子的大名,结尾的都是一个“贤”字!四个大人啧啧称奇,无聊之下交换了联系方式……

破五按说是不出行的,不过初六恐怕人就太多了,所以还是初五返程。车上有个哥们儿挺逗,拿着第二天的票就上车来了,还想坐座位,被人家正主儿给拒了,让我想起来的时候,十六车厢的一汉子,拿着票要让六车厢的我们把座位让开的事。

一路无话,顺利返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