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兆年

原本以为这个冬天不会有雪了,眼巴巴的开始等待报纸上说的马上就要突破历史记录,多少天无降雪之类的。可是不经意间,它就来了。节后上班的第一天,早早起床,掀开窗帘,就看到了白花花的一片。兜妈问,要送你么?虽然作为一名新手司机,三爷我认为兜妈的进境神速,但实在犯不上要在这种天气里出去和自己过不去,更何况同时也是在和别人过不去。让我发愁的在于,这种状况不止她不能开车送我,连我自己驾驶双轮车都没了信心,只好收拾好公司配发的那台二手笔记本,往头上还扣了顶帽子,出门去打车。

小区的大门口一下来了好几辆空出租,距离我最近的那辆走走停停,我以为他在找最适合停下让我上车的位置,拉开车门他才说,是来接人去机场的。就在这暧昧的当儿,其他空车已然要么驶离,要么上了金主儿,我老人家落了个白忙活。雪下的紧,有黑车司机揽活,顺水推舟上了车,问价钱,说看着给吧。大过年的,没计划分毫计较,十五元顺利成交。

公司里的同事还没有回来齐全,先把几个要紧的进度问了一遍,进展尚可,又把拖延的几个活儿做了,天就黑了下来。单位的下面,比较荒凉,不会像早上那样,还有空车趴活儿。这地方,公交和城铁都不方便,思来想去,觉得腿儿着回去也不错。雪下了一天,积的不薄了,可毕竟节令也已经是春日,也并不能说厚。就踏着这不薄也不厚的雪毯,回了家。在时间上兼且验证了步行速度是自行车速度的一半的常识。

兜子今天很高兴,在好多车身的积雪上乱画,还和妈妈在外面打了雪仗。让我看用手机录下来的视频,其中一段,是兜兜用雪团砸过来,啪的一声,正中镜头,甚是有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