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节奏

不知不觉礼拜日了。这个倒不是从星期一说起,而是从星期六说起,因此上,也并不是指一个礼拜过的很快,而单指双休日过去得挺快。其实周末是带着一些活儿回来的,无奈到家之后,就不大想再打开电脑办公,所以那些活就从周五的晚上拖拖拉拉的延到了现在。即使是现在,我也计划先把这篇博客写完再说。

说起来,昨天的一整天,过的比较冤,基本上在和张兜少的搏斗中度过;临睡前,他小人家总算是把全家跟着一起喃喃了一天的三字经回想起来三分之一,打着呵欠还直抱怨一天什么也没玩儿上。

今天是约好的爬山日,从家里往百望山骑行的路上,不用我提示自己把昨天的内容完整地背诵了一遍,获得了每天一集的《小马宝莉》的解禁。到了山上,兜小子一眼就发现了有一次曾偶遇过的一个小朋友,小名叫亮亮的,当时还互留了电话,这次竟又不期而遇。亮亮小朋友的父母看起来岁数也不小了,妈妈的口音听起来好像是北京人,爸爸的那就不折不扣肯定是东北爷们无疑了。两个娃一起玩着玩着就开唱《爸爸去哪儿》,亮亮的爸爸很高竿,从头至尾都能唱下来,一边的亮亮妈可能是怕我这闷葫芦一直没张嘴觉得不好意思,和我说这是因为他爸是文科生的缘故。其实我并没在意,我跟不上潮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一个从来不看电视的人对这种情况早就习以为常,一如网上那个搞不清韩国明星名字的段子所描述的情况。不过我小纠结的地方在于,她透露出来的信息似乎是,一眼就认准了我是个理科生。思索之后,只好归结于这颗已经可以不假修饰就能扮饰清朝人士的头颅出卖了我。兜少同学在人前,那是狗狗掀门帘,耍的一张嘴,根本不需任何诱导就会把家底抖露出去的货色,所以一五一十把昨天苦读三字经的经历宣传出去也就根本不足为怪。而且还现场表演了一下,一直背诵到不容紊的五常。可能这一举动触动了文科的亮亮的爸爸,结果在下山的时侯要力促两小儿角力一番。尽管兜小子高亮亮半头,不过一看之下,显然人家是练过这个,再加上兜少的本事前面已经说过,基本上就在鼻子和下巴中间,所以结果就没怎么出人意料,第一局他没赢,第二局人家没输。

因为有个香港的户头可用,所以朋友周转就借用了一下,于是又收到信息,说是有一笔刀郎到帐,可苦了我,要从国内的账户上把钱转给人家。这样做的结果就是,眼看着手上的人民币数目在减少。这一痛之下,突然又想起有个同学还借着我一笔小钱,已经多年,中间也曾联系过数次,每次都让我“你再等等”,然后,“一等就是一年多”。今天踌躇半天,还是颤巍巍地拨了电话过去,把你来我往的电话场景用科学的方法枚举了个干净,甚至连哪个地方该笑哪个地方该叹气就设计好了,最后愣是,人家没接。好吧,三爷认栽,果然如人所说,人家来借的时候咱不好意思不给借,可借完了人家可真好意思不还啊。所幸我遇到的这种人并不算多,比例大概五五开吧。有个校友,借走几千块钱去贩书,后来我离开那城市,至今杳无音信;有个同事的女儿,上过音乐学院的,来我这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家里困难,借了几千块钱,然后现在也如那单田芳老师口中的轻功高手——“踪迹不见”。更早有一个小哥就更有意思了,借了我大概几百块钱吧,一直没联系,有一天突然打电话给我,对我能挣的这几个钱眼下颇为瞧不上,暗示自己在搞有前途的大买卖,希望我能去跟着干,迈出一条粗腿来让我抱,再往后一打听,原来是搞传销去了。扯远了,再说回来吧。那个香港银行的服务,隔山隔水的,咱没亲眼见过,只是这远程享受起来感觉实在一般,直到现在,登录进去,也只能看看,那个劳什子什么密码器激活不了。元旦左右,发了一封信过去,“请求”给我激活。寄的时候怕丢掉,发成了挂号信,这信迄今没有回音,只得和邮局查询。得到的答复说,最后的记录显示为“交航”,也就是转交给了航空公司,然后就不知所踪了。现在在哪儿呢?天晓得。电话里让我去交寄的邮局写申请,或者问问收信那边。虽说三爷好歹邮电子弟,可惜香港的邮局没有关系,所以只好老老实实去邮局问,柜台的工作人员拿着寄件凭证端详了半晌,到别的位置上拿了两大张表格回来让我填写查询申请。当时差点就背过气去了,和她们说上面要填的信息好多我都不记得了,柜台里面的人员特别善良,而且善解人意,一起劝我拿回家去写。兜少同学还在等着回家吃他妈的饭,三爷只好蔫头耷脑地往家赶。

最近主攻的游戏有两个,一个叫铁甲钢拳,里面的角色和电影一致,兜兜玩儿的也很上瘾,我老人家已经一统江湖了,把该打的全打了,就差把我的拳手都升级到顶配了;还有一个叫 BADLAND,这个游戏的玩儿法,据我目测,和最近那个很火爆却下架了的 Flappy Bird 很像,当然,我没玩过后者。这个游戏有两个大章节,第一个我已经通关,第二个完成度接近三分之一,还需要努力。

单位配发的笔记本,已经快忍受不了那块小屏幕了,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入一台 rMBP,现在就怕这几天可能就抗不住诱惑了,一旦下单,那可就是两万又出去了。唉,还是挣扎一下吧,看来拖延也是有好处的。

2条评论


  1. 借钱出去收不回来的事,我也遇到过。数量不多,五年多了没音信。

    回复

    1. 我有时候自我安慰一下,让自己相信他们可能确实有实际困难。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