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重逢

上午开会。中午吃完饭,想去赴一个拖了很久的约。年前的想法是,“再说吧,快过年了”,如今要是再拖,那就被人言中,真成了“刚过了年,再说吧”。所以就从五道口杀到了北苑路。

老嘿嘿的老黑,气色不怎么好,一问才知道年前后竟然病了一场,连大喘气都不能允许了。不过对他那体格,这个限制恐怕也没坏处,否则难保他的外号修正为老嘿咻的老黑?哈哈。临走的时候,提起当年的“老大”也在这儿,那就说什么也得见上一面。原来我俩可是有下班后一起从中关村徒步五十分钟走回上地的革命友谊的,虽然后来局势复杂化,革命友谊受到了一些冲击,但总体上还过得去。见面一看,老大风采依然,头发貌似比原来还多些,估计是省心点儿吧。当然,我的惨状他也看到了。

事后回想,竟然并没有大肆回顾当年往事,挺有趣。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