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我才被“霾”没

昨夜一场我没有看见的雨,救了我的命,把挥之不去的霾撕掳走了,早上出门,好歹算是个晴天了,尽管看上去还是带着那么几分烟火色。到了中午,不小的风更是做了个顺水人情,把天吹了开来,瓦蓝瓦蓝,我抬头看着,一时间竟然忘了风吹颜面的冷。上周末雾霾深重的情况下,我还是和兜子坚持去了百望山,走了一条新路,兜子颇为新奇,行至略险处则屡屡想打退堂鼓。

最近小忙。有一个项目,是个安全防护的方案,在第一个里程碑到达的那天,收到了行业朋友的一封友好的检测邮件,说某某产品上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简直就像是要证明我老人家是个预言家似的,我的方案每一点几乎都正好针对他们提出来的一个弱点,要不是因为本无关系,那简直就可以用默契来形容。

另一个就是突然有个恶意程序爆发,一干行业同仁又是各自纷纷大呼小叫,吆喝着,炫耀着自己的排骨充肌肉。我老人家下面的小弟,分析得已经鞭辟入里了,底裤都扒了个干净了,就看公司想怎么个宣传这事儿了。

有个同事出差美国,去观瞻 RSA 大会盛况,出发前问我要不要捎带点什么回来。iPad 我是暂不考虑了,所以眼珠子乱转了几圈,上下齿紧咬了几下,手指头握得死死,横下一条心,让他帮我背一台顶配的 rMBP 回来。当他看见我要配置 1TB 的 SSD 时,满眼都是“你疯了”的示意。现在他人还没回来,我就已经开始畅想我的新家伙了,公司配的 x230,唉,一边凉快去吧,NND,连个蓝牙模块都没有。

两天的下班后时间,把《双雄会》看完了。这书是从微博上一个行业里的哥们儿那儿知道的,他自己好像想写写南北朝的几个猛人的,后来发现别人的书都出版了,就推荐了下。总体上属于能看级别,就是套词儿太多,语感太贫,为了趣味性而趣味性,反倒没意思了。不过我这属于鸡蛋里挑骨头的,其实看的也还挺顺畅,要不怎么能三百多页两个晚上就全看玩呢,尽管中间还要吃饭给兜太郎讲故事以及写写 javascript 什么的。这本书看完,就要看《线上幽灵》了,兜兜看了书名问我,爸爸,书里说的恐怖吗?

昨天香港来了通电话,终于把那个劳什子保安编码器给我重新启用了。她说他们收到了我一封信,我心里一直在奇怪到底是收到了哪一封呢,手头上有事,没多问。中银香港那叫一个黑,不管还是活期还是定期,利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唉。

自从把老的显示器拿走以后,偶尔开台式机就比较费劲,显示输出没地方可接,不得已都开始想打校花单位的抽风了,于是在抠抠上问他公司最近有没有要淘汰显示器,他也答应了帮我留意下。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这事儿多半近期不会有啥结果。今天晚上本来要再去懒人餐厅聚的,我老人家昨晚没休息好,更何况雾霾侵袭这么多天,貌似就有感冒的症状,加之到了八九点了,给领导的报告还没写完,只好缺席了,颇为遗憾,据说是清水将军要买单的。李三火兴致高处,在微信上给我留言,说大家在夸我,于是躲在家中的我满面酡红,回复曰:请继续。

钦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