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实周末

看过一本连环画,名字叫《八十天环游地球》,里面的主人公是个有点怪异脾气的老绅士。有印象的情节没几个,一个是最终他本来就要输掉了,结果好像是因为国际日期变更线的问题,导致多了一天的可用时间,反而赢了,二个是旅程中娶了一位美娇娘;除此以外更深的一个情节却是在一开头,他因为某天洗脸水的水温与他的习惯温度相差了一度,而把伺候他多年的老男仆给开除了。当时还小,不知道人在坚守自己的习惯时可能会发生什么样的奇怪情形,于是也就只能自己奇怪下去,觉得这个半老头子实在奇怪。

现在,马齿渐长,自己就不知不觉地向着那个方向发展去了,非常不喜欢打乱安排做事,非常不喜欢打破习惯做事。不过凡事总有例外,比如这个周末。一般的周末是比较乏味的,特别是对于张兜少这样的家伙来说。周六,日上三竿起床,好好享受一下睡懒觉的感觉,起来打开窗帘观一观窗外的景致,可能胡乱吃点东西,然后到网上看看新闻,就到了午饭时间。下午看看书,洗个澡,要么兜小子约小伙伴来家里玩儿会儿,要么和他一起出去转转,少时就会晚餐来袭。这一天就交代了。第二天起来,可能是坐兜妈的车,可能是骑车,和兜少一起赶奔百望山,从山脚拾步,或紧或慢,直到山顶,和亮亮小朋友你追我赶大呼小叫一番后从大路下山,出大门,这时光一般都在中午前后。待到下午,机动灵活一下,比如再去个上地华联呀,五彩城呀什么的,或者有什么要办的事办一下,这一周也就圆满了。

周五的时候,老何约饭局,说是周六晚上,结果周六早上又来电话,说要不白天找个地方一起逛逛吧。我的提议是丰台的世界公园,那个地方有不少世界著名建筑或者风景的具体而微的高仿货,还是值得一看的,更要紧的是,天气这么好的情况下,近处的能活动的场所通常都会人满为患。老何偏不信邪,提案是动物园,定好在北门碰面。驱车到达一看,果不其然,连停车的地方的都极其难找,兜妈最后还是进了中苑宾馆的院子里停下了,老何么,开车转了一个小时才勉强找到个地方。何聪少和聪妈在动物园里已经有一阵子了,老何和她们碰了面,再电话给我,我和兜少恰好刚刚看完大象,正好在犀牛河马馆相聚。之后又去看熊猫馆,还遇到个孔雀开屏,在里面留恋甚久,说好就要进来的何氏一门也未露面,只好出去,发现聪少小朋友已然在推车里呼呼了。于是话别各顾各,回到家里正好是晚饭的点。

周日,爽了百望山和亮亮的约,乃是由于兜兜有了新欢。答应了要和岩岩小朋友去水立方游泳。岩岩比兜兜大了几个月,但发育的比较保守,尽管如此,嗓门洪亮,精神头特别足,据他父母介绍,一口气能游一千米。兜兜早上一觉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把自己的位置摆正:爸爸,我可不和岩岩比赛游泳。现场一看,不是不和人家比赛,是不能和人家比赛,前些时和教练学会的蛙泳的动作要领,基本上忘了个干净,就只剩下站在那九十公分的水里颠颠跳跳,玩闹嬉水了。好在之后在我的高压之下,硬逼着扑腾,又把本事捡回来几分。回来的路上,兜妈就开始偷乐:好像比教练刚教会的时候还好些。下午岩岩在五彩城学习滑冰,兜少爷就在游乐场里玩闹,我则和岩岩他爹老陈同志乱侃技术,不觉日暮,两家又到福口居会餐了事。

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没多说,因为描述下来确实无聊至极,里面还有些解释不清的怪异现象。那就是更换无线路由器的情况了。由于一直用着的 TP-LINK 的路由器越来越经常不能连通,所以趁着网件的一款偏高端产品有活动,搞了一台。搞回来,配置的过程和结果就出乎我的意料,Web 管理界面里有的功能还不如之前的那款灵活,而且 DNS 好像也再以某种我不能解释的方式工作。一度在我已经限制了无线连接 MAC 且只用了一天电脑登录上去的情况下,在其连接设备里出现了一台有线连接状态的设备,惊得三爷直呼见鬼,甚至怀疑那个 MAC 是 ADSL 猫,但和猫上的铭牌并不相符,今天无意看老路由器的铭牌,却发现至少前几位是一致的,然而又不敢肯定是完全匹配。DNS 的事情,寻找配置项进行改进未果,反倒是基本摸准了它的脾气,所以也打消了退货的念头,先将就着用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