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由磨合

用了新路由几天了,为了最大的安全保障,固件更新到最新,修改了管理员账号的密码,又把 MAC 地址过滤启用,再把几十个地址输进去,忙的不可开交。说起来 MAC 地址过滤这个功能,路由器的改进空间真是不小。我见过的都是一条一条手动输入,没有哪个是可以从 CSV 或者别的什么格式导入的,奇烂无比。而网件的这个 Web 管理端那就更烂,还不如原来的 TP-LINK。后者针对每条还可以单独启用或者停用,现在这个只能删除,或者重新添加。再有就是,管理员的登录帐号名是不能改的。

这些倒也还罢了,还有更不爽的。Padfone Infinity 好像对新路由器水土不服,经常性会有两种情况发生。一种是你眼睁睁看着它,网络状态就在 Wifi 和移动网络之间不停切换,另一种是,你明明看见 Wifi 好好的,打开一个要联网的应用,立马就会切换到移动网络里。好像 Wifi 处于一种一旦要传输数据就会立即断开的状态下。但神奇的是,要是把手机插到平板里,Wifi 就稳稳当当的一直工作连着,好像手机上的情况是活见鬼。

兜妈的 E51,电池爆了。可爱的兜妈有一天满怀惊讶地过来问我:我的手机后壳怎么变圆了呀。我一看,赶忙劈手抢过来,费了不小的劲才把后盖搓下来,里面的电池已经和膨胀鱼一个样子了。兜妈没有在第一时间淘回电池,我就在我的手机收藏里找看哪个能拿出来玩玩,给她待着机就行。然后就把王和同学的 Ericsson T39mc 翻腾出来了。品相已经很难看了,电池松松垮垮貌似随时能掉下来,不过充了电插上卡,开机还是能用的。主屏上有个女人头像,应该是他太太的,我老人家一时手痒,把它换成了张兜少的。那个图象要求比较严格,73 像素宽,26 像素高,16 色,GIF 格式,我先试了个256 色的,传到手机上没动静,不认。往手机里传的时候也稍微费了点周章。因为蓝牙配对那块,到底怎么弄配对码一开始没搞明白。最后顺便把手机设备名改了。前阵子张兜小拿着我的 SAMSUNG SGH-600C 的尸体很不甘心,想要一个能工作的手机,现在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就把这个送给他,哈哈。校花打电话来说,在损失了一颗螺钉的情况下,自己把 N9 的电池换上了,正在通话的就是。群里有人得知他干这么无聊的活儿,问他是不是闲得蛋疼,我说,闲肯定是闲着的,蛋有没有疼,咱就不知道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