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什么

必须声明,这篇博客是补写的,占坑的时间是 4 月 1 号,而有动静的时间却是 4 月 5 号。4 月 1 号是个比较特别的日子,按比例来讲,我老人家很多重要的事情都发生在下半年,上半年的可资纪念的日子比较少,但 4 月 1 号就是一个。

当然,不是为了纪念愚人节,只是凑巧,在千禧年的愚人节,两个愚人相互遇到了对方。而现在,小愚人正坐在马桶上看书,询问火箭发射的时候人能不能待在很近的距离,然后,如果他结束臭臭工作,还有一串清理工作在等着他,遍及整个房间,都是他的顽皮遗迹。在两人关系上,文章已经做足了文章,我老人家在这里就没有什么好文章可做了,只是,整个事件里,马伊俐的那条微博更加印证了三太爷很久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女人才有大智慧,男人大抵小聪明。可以为世间所有情侣所警醒的,就是那句“且行且珍惜”。如果要找负面典型,还有刚才网易新闻的一篇稿子里提到的邓文迪,悍妇算尽机关,也没能得到想要的结局。不知为何,每次想到这人,我就会联想到贾南风。

4 月 5 号,是清明节。一大早嫂子打来电话,问上坟的事。在这事上,和二哥有小分歧。一般在城市里,上坟也就是找个路口,觅觅方向,烧几张纸,磕几个头,今年二哥有心思摆祭品,嫂子又觉得那样的话不成个样子。后来我出了个主意,开车到个僻静的地方,想摆什么摆什么。被接纳。

有个旧相识来看过我的博客后说,这里像是个“学术研讨会”,我在进行深刻的反省后发现,这实在是难以避免。实际上我已经非常克制了,近年更是如此,尽量不让纯技术的东西占据很大篇幅,尽量生活化一些。只是,用一位伟大的 CEO 的话来说,把时间花在哪里,你的收获就在哪里。所以很不幸,我的最大收获都和手机或者电脑相关……

校花同学的那个 ML8000 的板子,被我安进联想天鹊 380 的小机箱里后装了个 Windows XP,当年找能用的内存,找了一条 512MB 的,看主板规格说,最大支持 1GB,所以就想,要是拿来给张兜子作入门机的话,要不要扩一下内存呢?DDR 一代,还要 1GB 这么大的容量,这种古董条子,买一根的价格,绝对足足抵得上主板自己了,所以只能打二手的主意。到 58 和赶集上转悠了会儿,发现了一个感兴趣的,说是买错了,原本要用 DDR2 667 的 1GB 条子,结果买回了 DDR 400 的,想 70 出手,或者交换。三太爷心里一动,就把自己的存货盒子取出来翻腾,果然发现有一条 DDR2 的。于是在某个明媚的中午,兜妈作司机,赶到蓟门桥东去交易。来的是个老爷子,六十来岁吧,骑着自行车,倒是都足够爽快,交换,验货,确认后两散。老爷子显然不是电脑 DIY 里手(当然,如果要是的话也不至于买错),所以给他做了些培训。回到家里,把旧条子换下来,新条子装上去,果然正常启动。老爷子说,京东上买的时候,这条子 160,现在又涨了十块,我没接茬。这种事情其实就是个各取所需,你的有价,却无市;我的也有价,虽然低点,二手的才四五十块钱,但我的牌子好,那可是金士顿的正品条子,老爷子这个“十铨”的品牌,实话实说,以前一次也没听过。不过我刚才又去京东查了一下现价,已经涨到 200 一条了,就连的我换下来的 512MB 的,新品也要加 90 呢,要不要去 58 或者赶集卖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