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川逝者

这阵子,忙乱。敢情一不小心来到新东家,已经五个月余,系统提醒我老人家,要填写试用期工作总结,启动转正流程了。不由重复那古往今来无数人无数次曾经发过的感叹:逝者如斯夫啊!最近和刚来北京时候的朋友聚的比较多,主要原因是两家的小朋友一到周末就互相打听,问有没有时间一块玩儿,加上住的地方相隔不算远,因此成行的概率还是很高的。五一也不例外,一号那天,到五彩城的 Snoopy 乐园玩儿,分别的时候约定明天去天文馆。到了第二天,动物园附近游人如织,天文馆售票厅前排队的也不在少数,看了下节目安排,能看的球幕电影要等好长时间,于是民主表决后决定移师西进,到紫竹院公园游览。时已近午,寻找进餐的地方刻不容缓,先是看到一家紫晶小厨,进去看了看菜单,灰溜溜就出来了,沿中关村南大街往北走,一直到了空间技术研究所,才找到一家盐帮菜的馆子,味道相当不错,有一道菜叫什么秋鱼,口感和样子跟新辣道的梭边鱼几乎一样,我很怀疑本是一物。饭后南回,到公园里转了转,不少 cosplay 的在里面照相,装扮甚是奇特。一路无甚可多说,不多时风乍起,归意遂起。晚上豆豆龙也回京,送来了一大袋子黄瓜和生菜,说是从田里摘的新鲜货。第三天天近午时,两家又到森林公园会合,提前在超市买了些熟食,要在公园内扎帐篷。肩背手提着往进走,大片的人群往外赶,原来天色又变,目测要落雨。三太爷戏言:一会儿搭起帐篷就会下雨!结果一语成谶,帐篷甫一就绪,风大作,两家六口挤在里面躲雨,开袋进食,大快朵颐。少顷风停雨住,出来找了个亭子升级。兜妈一边谦虚地说自己不会玩,一边升到了 J,然后结束的时候我们这边吭哧吭哧刚打到 5。可爱的五一假期就这么过去了。

往后的一个周末,本来约好了要和老赵爬山,不过据说他被万恶的王和逼的要撸胳膊挽袖子亲自写代码赶项目进度,结果也未成行。周六中午约兜少发小一家去吃巫山烤鱼,然后到清河去物色二手显示器,一妇女搞不清自己家店的方位,折腾我老人家一个小时才找到地方,然后因货色差要价高没谈拢,浪费了两个小时的生命,悻悻回家。回家没十分钟,杨小将来接,要去顺义。据说我们的高中班主任多年前已经在牛栏山中学任教了,一来叙叙旧,二来他还有些小事想请帮忙。顺义金百万,挺火,小包没了,只能在大包间。杨小将的外侄女乖巧伶俐,我等用方言谈了一席,她郁闷了一席,因为一句也听不懂。周日和朋友去国贸吃了顿煎饼,四个人花了五百多,真是造孽啊……

写文初始本有感情抒发之意,奈何成文过程像是遭了毛老人家的倚天剑,三截下来,已然味同嚼蜡,纯成流水账了。可惜,标题就不改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