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便无题

前几日某晚,梦到了父亲。他已故去十年,这么长的时间里,有时忘却,有时想起,偶尔入梦。这一次梦见,我有点怀疑是因为清明时节没有出去烧纸之故。今年的错过,除了清明,还有二哥的生日,颇为不该,颇为懊恼。

信手查了一下日历,今年还挺有意思。今年是马年,不但是父亲的本命年,而且他的阴历生日和阳历生日还是同一天。更有趣的地方在于,我今年的阴历生日和阳历生日也是同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