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来港往(上)

酝酿逾年的家庭出游计划,兜妈忽徐忽疾地操作下来,在儿童节后终于成行。

二号早晨的飞机,不过要赶到机场,还要换登机牌、安检、通关什么的,要出门就得更早出发。头一天和 96106 就约好了出租,司机师傅准时在小区外等着,一出门就上了车,倒也方便。兜太郎起床的时候迷迷糊糊,一上车就清醒了,不停看车窗外,间或还要和司机搭讪几句。清晨的路上,车流还较少,车子总体速度一直不错,顺顺利利到了机场 T2 航站楼。找到香港航空公司的值机柜台,办理值机并托运行李,然后进候机楼吃早餐。早餐点了港式的,两片面包一颗鸡蛋,一如既往的贵。七点五十的飞机,貌似也就八点吧,就升了空,这十来分钟的延误,对现在的航班调度来说,简直就是不足挂齿。张兜子上去就把人家的两个座位的遥控器都拽了下来,往回放的时候,由于业务实在不熟练,拴着的绳子就夹在了遥控器和储放槽之间。空姐看到后很是不悦,一个重新放置归位,另一个却怎么也拿不下来了,然后就细言慢语地抱怨了一下,搞得我这原本就怕出门被人家香港人看不起的人颇是尴尬。无奈的空姐走后,兜妈兜爸轮番上阵,也没能把那个遥控取下来,于是只好也相继进入无奈状态。

一路无话,三个来钟头左右后,飞机降落香港。在机场两件事。一是找到地方买八达通卡,两大人一小孩,大人的 150 港币一位,小孩的 70 港币一位。二是找到一个 711,买 one2free 的 SIM 卡,88 港币,赠送 20 港币的充值。然后找到携程的办事柜台,拿迪士尼乐园的门票。出了机场,乘坐 S1 路公交车到东涌站,从那儿乘地铁到欣澳,再换乘迪士尼专线。手里拎着行李,游玩毕竟累赘,于是乘坐乐园口的乐园酒店摆渡车先到了酒店。但是香港的酒店如果你不想花冤枉钱的话,一般是下午三点后才登记入住的,和兜妈略事协商,决定先把行李存放在酒店行李房,好在行李存放是不需要另花费的。时已至午,密西密西是头等大事,下午还要入园去,也不想再到更远的地方吃饭了,于是就在酒店里面的华特餐厅吃了一顿。和兜妈这么长时间,有过几次想和她一起去吃西餐,一直没有实现,这一次补上了。我老人家点了一份牛柳,服务员问,几分熟?看看,哪壶不开提哪壶,你以为咱是惯常吃这个的么?不由得支吾,然后说,五六分吧!服务员一时无语,静候片刻,估计是平复了一下心绪,说,牛柳一般是三分、四分、五分、七分熟这样的,没有六分……。汗,那就五分吧。上来以后一尝,口感甚好,暗下决心下次挑战三分熟的。兜妈点的套餐里有无限量自助,大概是想吃回饭钱,暗示我去取餐。为了维护国人尊严,我断然拒绝了。

哈哈,终于到了开房的时间啦!房间不错,海景房,虽然窗户严严实实不能打开。房间里到处都是米奇和他的小伙伴们的造型,虽多却不会引起厌烦。稍事休整后,出酒店又搭上摆渡车回到了乐园。不知为何,当天乐园里的人并不太多,玩了不少项目,都极少等待。其中一个驰车天地排队时间最长,结果最是索然无味,很不值当。比较刺激的有两个,一个叫疯狂矿车(?),一个叫飞越太空山,不过都没有过山车那样大的尺度。晚上九点围坐着看焰火,效果其实也就那样,没有什么惊喜。像咱这种被张艺谋这样的大手笔伺候惯了的,本也不会有多大的感觉,只是有一样,烟花虽繁,空气中弥漫的却没什么味道,估计原料上是有讲究的。第二天一早,在房间里一直歇到十一点,去前台退了房,又寄存了行李,再次入园,继续昨日未竟之事业。直至下午,因为还要和何老师会师,才搭乘各条线路的地铁抵达铜锣湾。

费了点周折才找到预定的柏宁酒店。其实三太爷一出地铁口就问人了,那个香港佬斯斯文文地和我说:不知道,当然也许我记忆错误,人家只不过是摇了摇头也是可能的。但后来我到了柏宁酒店才发现距离我问路的地方估计也就不到二百米,心里还是对那个港佬指责了一下。酒店的前台也不怎么地,经常装做听不懂普通话的样子,我老人家一家三口,她偏偏还要告诉我只有标准间了,而且两张床都不大,写客人信息的时候把 Mr 写成了 Ms,尤其不能宽恕!碍于何老师已经和何公子在酒店大堂守候多时,所以先到房间歇歇脚为要。这已经是六月三日的黄昏了,何老师说,对面的维多利亚公园里会有个烛光会,你要不要去看看?想了下似乎也无不可。先出门,到海皇粥店解决了下辘辘饥肠,天开始下小雨,把兜妈和兜少打发了回去,何公子也送回自己的酒店,只剩我和何老师前往。

维园的空地上,四周搭了不少挂幅了,可是人很少,一点也看不出是要有聚会的样子,疑惑的何老师问了问人,才知道原来是要到明日。不仅略微失望了一小下,折而往回走,一边走老何一边说,咱们找个书店逛逛!书店名字即是地名,很朴实,进门后发现店面也很小,但据说在网络上的名声却不小。计算机的书是一本也没有的,老何大概看出我老虎吃天无处下嘴的困扰,给我推荐了几本,也就这样了。

天色已晚,也略感疲倦,于是分头回酒店休息。回到房门外,敲门很长时间都无人应声,大恐,想象着种种兜妈母子在回旅馆的路上被歹人劫持的场景。奔下酒店大堂,发现束手无策,似乎报警已是唯一选择,但又唯恐乌龙,又奔上,这次在房间外把敲门、按门铃换成了更直接、动静更大的砸门,终于听到里面兜妈迷迷糊糊的应声了。长出了一口气,一天经历以此恐怖事件终结。

一条评论


  1. 这书回来没被海关截下来?据说此等物件是重点检查对象哦。

    另外,参加的烛光晚会,传闻有朝廷密探拍摄取证哦。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