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来港往(下)

伟大的兜妈对上一篇博文进行了突访,并给出了指导意见。一个是,兜子的公交卡余额不足并不是发生在出发的途中,而是回程途中;二是,那个在水里漂流的湿身项目并不叫激流勇进。对于第一点,我老人家无力驳斥,因为记性太不给力,所以主要针对第二点予以了负隅反抗,说激流勇进乃是一通称云云。

————————————————————

经过一番静坐细思,竟然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坐轮船看了一个钟头的维多利亚港的夜景。

从海洋公园回来的时间不算晚,于是就有了再看一个景点的想法,到底是太平山顶还是维港?最后还是选择了维港。换乘地铁,出站后走了一截,就到了天星码头。附近有个许留山,搞了一杯芒果做的什么玩意儿吃,味道真不坏,非常对口味。码头处现卖的票不便宜,反正和网上的信息有不小的差距,但既然咱没有未雨绸缪而是临时起意,也就没有再多纠结。买了六点半的船票,又折回去到一个地下一层的麦当劳(还是肯德基?)去吃晚饭。吃过之后的时间将将好,又回到码头入口,上楼梯,在候船室稍候了不多时,排队走缓坡过道下去,又等了一会儿,才看着一艘船摇摇晃晃而来。下来几个人,就轮到我们上去了。人也不多,有一对美国人,有一对韩国人,有一对印度夫妇带着两个孩子,有一对中国人,还有兜爸妈和兜子一家,可能还有几个别人。船不大,不过内饰不错,古色古香,颇能说得过去。开始大家都在舱内,那个印度女人为了自家一家子能坐在一块儿还和我商量能不能把我的座位让给他们。后来发现这完全是多此一举,空座位多得是,而且在舱外看景色要比呆在舱内隔着玻璃往外看舒畅不少,所以后来大家几乎都拥到了舱外。登船时天色将暗而未暗,行驶中则慢慢黑了下来,两岸的高楼确实可以用林立来形容,有的楼外立面上还展示着用灯光组合成的大型动画。看到了巨型霓虹灯显示出的中国移动、五粮液、剑南春等招牌。舱内的喇叭还在播放着各个景点的介绍,手里把着免费赠送的饮料,时不时用黑卡照一张昏昏暗暗的像,就这样真是“晃荡”了一个钟头,船回到了原地。此后回宾馆,自是无话。

第五天,又是需要早早把房间退掉。飞机是晚间的,这一白天如何打发?何老师特意来电“好意”提醒说,据说北京暴雨,香港出发的航班取消几百架次。正好,那踏实逛会儿街吧。故技重施,把行李寄放在柏宁的大堂,出去顺着怡和街溜达。午饭时分,找到一家“文辉墨鱼丸大王”的小吃店,吃了一顿来港后最能称得上适口的午餐。解决内急的时候,和兜兜在一家大商厦看到了个苹果店,挺大,上下一共三层。而兜爸也想正好要去看看 Apple TV,于是和兜妈说好,我们就在这儿,她自己去看她自己喜欢的。结果就出岔子了。兜妈来找我们找不到,于是电话说自己返回酒店大堂了。我和兜子立马飞奔回去,在大堂里东张西望,没发现人影,再打电话,联系不上,兜子甚至去把柏宁一层那些小店挨家去检查了一遍也没找到。后来联系上的时候,据说已经在某处爽爽地吃上双皮豆奶了,又赶过去会合,真把兜子和兜爸遛了个够够的。已经下午了,对去机场要多长时间没有把握,也就不敢往更远的地方了,于是再次回往酒店方向,进了紧挨着柏宁的皇室堡,兜妈在里面的购物体验相当一般,据说店员总是把她领到那些中老年妇女专柜处给她推荐衣服,甚是不爽,于是草草结束。于是兜兜很开心,向人打听哪里有玩的地方。过去一看,有人在里面玩游戏机。有个女娃子在玩儿那种类似抓娃娃似的机器,运气一直不佳,在还有五次机会的时候放弃了。兜爸和兜妈于是上去小试身手,也均毫无建树,结果兜太郎把剩余的机会发挥了个淋漓尽致,吐出两只水晶鞋出来,而且还有几块小水晶宝石,高高兴地离开了。兜爸不忘到最高层的 IT 卖场转了转,很冷清。

出来后没敢再耽搁了,去酒店拿了行李就走。讨论是采取哪种交通工具的时候正好有一辆出租,于是就选择了打车,其实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来港还没坐过出租,这一来也算是填补某项空白。上车时我老人家忘了香港和大陆的区别,所以站在车子外右侧,等着里面的人出来,半天也没动静,后来才明白过来里面那个人是司机而不是乘客,又跑到左侧上车。司机自称是去大陆开过工厂的,后来才回来,比较健谈,还给讲了香港车牌的规矩。没想到去机场还真不是一般的远,竟然花了三百港币,略有心疼之感。有时候到某个特定的地方,司机自己就鼓捣一下计价器,加多少多少钱上去,要不是对资本主义地区的司机素质稍有信任,真就敢怀疑他在弄猫腻。

在机场找香港航空的值机区费了半天劲,来回来去走了几次,结果是在最顶头的 K 区。接下来就没有什么新奇的了,托运行李、换登机牌、候机、登机,在飞机上看看片子,打打瞌睡,顺利回到了北京。何老师好意提醒的大雨已然不见踪影。在机场等出租等了半个小时,又在路上飞驰了四十多分钟,回到了小别多日的家。真心觉得,还是家里好,睡下去舒服踏实多了。

2条评论


  1. 老汉老师,我读了您前两年的hx2790刷机教程,其中关于过程调试的地方有些不明白,您用的是什么调试软件进行的调试呢?先谢了。

    回复

    1. 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了,有点记不太清楚了,不过极有可能是用 VC 6.0 调试的。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