碌碌忙忙

最近还真是有点忙。

首先就是到了秋季职称评审的时节,需要让兄弟们整理最能代表自己实力的文档、代码这些东西,提交技术委员会审核。要和技术委员会的大佬们沟通交流,对安全业务进行更进一步的了解,不要以既有的模式和眼光看安全方向上的技术。再有就是要准备下个月初的大会上的一些材料,对着每页 PPT 还得想想到时候要说什么,说多少。还有一些是要给老板演示和准备的东西,目前尚无很好的头绪,好在作为拖延症患者,也有点习惯了。其实实验室近期的产出还是不错的,除了牛逼哄哄的加固平台正式上线了以外,还在开源社区里放了个被人称为脱壳神器的重磅炸弹,对某些同业友商的壳基本上就是秒脱。

自打换了东家,活动范围就日益局限在了京城的北边,连进趟中关村都比较少见,偶尔一次就可以算作是进城了。今天进了一趟,还是因为公司在海淀图书城附近的 3W 咖啡馆搞了个活动。对北京的交通早已不抱任何幻想,所以大清早的就赶紧出门打车,到地方的时间基本上是正正好。事情结束的时间也很好,正赶上吃午饭,一想起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就在左近,还有一票熟人仍然坚持在这儿,赶忙掏出手机来逐个骚扰过去。杰弗里的电话是呼转状态,Gale 正好有个朋友从外地来了,戴帽子的猫更绝,居然已经离开有阵子了,最终逮住了 onlyu。赶到海淀法院对面的一家上岛咖啡去吃饭,边吃边扯,扯尽人散。下午和征哥通了电话,聊了聊伟大事业的发端。这种事情都是过嘴头子的瘾,从我老人家还在的时候就没有断过。接着中午没呼通的光军哥的电话也打了进来,畅叙幽情了一番,约了个松散耦合的饭局。

新买的 MBP 电池用了有一阵了,反正也就是放在电脑里,接着电源用,和原来类似,关注度业已降低。就快一个月了,京东给检测的硬盘有了下文,敢情他们可能是忙不过来了,所以直接换了块新盘过来,还没来得及试用。试用了下尘封多时的 dulife 手环,结论是,基本没用。

兜妈给整了块高大上的飞亚达表,表带有点长,拿到修表的老师傅那儿取了两节下来。再戴上以后千般都好,唯有一样不太适应:表遮住的那块胳膊太热,老能捂出汗来。去的时候没忘把原来的那块不走了的东方表也带了去,看能不能顺手让他鼓捣好。老头儿长得很像专家,玻璃柜台前面放着广告名片,江诗丹顿百达翡丽之类的名字一长串。拧开后看了看,说是有个零件坏了,换一个要 280,和兜妈商量了半天,觉得有点贵,架不住老爷子很惋惜地一直说,这表不错,现在又很罕见了,修好后也是挺不错的一块表,结果最终还是同意让他给修了。第二天去拿回来以后发现还有点小毛病,调节星期的那个按钮,弹性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也不知道是原来就这样还是修出来的,也只好由他去。

收到陈美女从台湾带回来的两盒乌龙茶,茶名大禹岭,应该不错。前些时,勇猛的兜妈把厨房里那个没保温功能的热水壶给烧坏了,于是昨天就把之前用来烧泡茶水的热水壶替补了上去。之所以有如此底气,是因为书柜上有一个水壶套装一直未曾开封,这下有了借口。这个东东相当不错,只是自动进水的功能,其软管子是和饮水机上那种大水罐做适配的,而我买的是超市里的小桶装水,所以当前只好搁置,上水仍然靠手。

看了一本书,丹·布朗的新作《地狱》,非常一般;还看了一季剧集《权力的游戏 IV》,挺不错。

没敢把标题写成《忙忙碌碌》,总觉得那样说有那么点故意让人误解为虽然忙但却成效显著的意思,而颠倒之后就好多了。碌碌可取无为之意,用来形容后面跟着的忙忙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之前已经用忙忙碌碌写过一篇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