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说来就来的感冒

大前天的晚上,没来由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和兜妈说,不好,可能要感冒。临睡前,贤妻良母的典范兜妈过来问:要喝点药吗?一分钟内做了一个自检,貌似也没有哪里明显不舒服,决定不采取行动。

前天白天,那种“疑似”的感觉一直萦绕着,和兄弟们说,不好,可能要感冒。吃完晚饭,该来的终于来了。嗓子在不到半小时之内就开始疼的要命,兜妈帮着又是冲剂,又是口服液的,甚至还弄来几十颗滴丸尝了尝。早早到了床上,盖好被子,连跟前的电脑都是兜妈帮着撤除的,一种等死的感觉油然而生。浑身如白晶晶施了法术,火焰游走。时睡时醒,半睡半醒,俯卧、侧卧、平躺,直腿、曲腿,胳膊在里、在外,排列组合下来,没一个姿势是舒服的。如此捱到天亮。精神层面的感受已然好转,物质层面的身体尚需追赶。不得已把和同事定好的会议取消了,在家休养。到了晚上,尽管还略有不适,但确实已经好多了,竟然还坚持用华为 Mate 7 看了一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这片子第一次看,不过之前却写过一点关于对它的看法。好在看完以后,看法没变。有小意外,有小感动,但手法太稚嫩。人生在世就是这么残酷,在某些方面你可以已经不错了,但放到公众视野里,和其他同类一比较,你就会发现,其实自己啥也不是。不知道赵导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和认识。

张兜少昨晚把期中考试的数学卷子拿回来了,94 分。不好不坏。有一道题不会,讲了俩小时,还不会,中间还吃了爆炒栗子,后来总算明白了(当然,今早上问他的时候,差点又忘了)。过几天是他的生日,最近正磨着爸爸妈妈要礼物。他妈妈给他准备好的礼物今天早上就迫不及待地拆了封,要给来家里玩的小伙伴炫耀一下。在寻找这个礼物的过程中,把我藏了半年的他二伯给他的一盒积木也发掘出来了,本来我的计划是过年时候给他的,现在强烈要求这就送给他,还在争议过程中。

据兜少的发小瑶瑶讲,兜兜现在变得很好了,不怎么打人了,打之前会先语言警告,而且在学校还帮她说话,为她撑腰。后面的这事直接导致有瑶瑶将来会嫁给兜兜当媳妇儿的谣言出现,瑶瑶到家大哭一场。可我不知道她为啥哭,也许没看上兜兜,之前好像比较喜欢的就是传传。总的来说,在为从其他的渠道反映回来的兜子的进步高兴的同时,时不时也有煞风景的来刺激一下。比如某天中午好好的,就收到了兜子从学校打来的电话,说自己闯祸了。怎么了?把橡皮弄到饭里,吃不成了,老师很生气。好吧,那你看还有没有多余的,让老师帮你再换一碗,需要多交钱的话,咱们给学校补上。好的,挂了啊。一会儿电话又来了:老师不同意。为什么呢,没道理啊,这是我突然想起另外一种可能来,赶紧问:你是把橡皮弄到谁的碗里了?小同学的碗里。OMG,那你和老师自己解决吧,老师怎么惩罚你接受就好了。嗯,挂了啊。总体上还是挺好的。

北京的住房市场又放开了一点,加上中介闲着没事就电话短信骚扰个不停,于是也看看房子。懒,太远了不去,所以一般就在小区内。看了一套 191 平米的,哇,爽!回来一盘算,没有钱。然后兜妈说,没有电梯,很不方便啊。我说嗯,确实是。后来又看了一套,142 平米。格局不错,楼层不错,采光不错,保养的挺好,还有电梯!发动群众,筹钱!和房东见了面,现在有个问题,据说冬天烧着锅炉室内温度也就十六七度……,纠结。

外甥女回了一趟西夏,回来给我打电话:小舅,我改天给你送点羊肉过去!我:我们不怎么吃。她:太好了,那我们吃了;这样吧,还有枸杞呢,这东西就不值当一送了,给你寄过去吧。我:好。过了两天,兜妈说枸杞收到了,还有小点心呢。我到 Q 上说给外甥:零嘴收到了,都吃完了。她:啊?那么多你一下吃完不怕上火啊?我:就点小零食还上火?她:零食?哪来的零食?一共四盒枸杞啊,两盒纸盒的,两盒铁盒的。回去和兜妈清理收到的东西:两盒纸盒的枸杞,没错;两盒铁盒的枸杞,没有;但是,有两袋港式肠,两盒点心,像是凤梨酥那样的玩意儿,嗯,这两盒确实是铁盒的。和外甥女一说,她也愣了。这事最后不了了之,说不定还赚了,谁知道呢。

公司业务调整,我老人家换了褒姒,正在试运行过程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