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填坑

此坑挖于公元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卅一日,填于公元二零一五年元月八日(周恩来先生逝世纪念日)。

尽管心怀愧意、面有愧色,但仍然不得不说,拖延症害死人,更何况是这种一拖拖了一礼拜之久的应景之文。如果时间退回到四五之交,说不定还可以来点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新的一年新的自己之类的话充充门面,但随着这一周的时间,发现那种“充新”的话已然无法出口。这也就意味着,填这个坑的难度系数瞬间就增大了。

一般来说,年度交汇的档口,是大家晒成绩单的天然时间点,只可惜我老人家一年来又是有若虚度,两手一摊,没啥好说的。那说说按理不怎么上得了台面的吧。

给自己选了一个年度词汇:白。今年白的真够可以,老夫的少白头由来甚久,不过今年竿头更进,白发比例可能已经高达三分,兼且又陆续发现了白色的鼻毛、白色的胡须。不胜惊骇。照这个趋势下去,恐怕未及五旬就会迈入白胡子老爷爷的行列。白的另一层含义,隐约包含了白干(不是说酒)、白忙。一年来,所在部门定方向、选人才、找合作、发声音,看似胶柱因循、按部就班,实则错综复杂、步步为营。在大有可为之际,风向变了。还好三太爷老人家未雨绸缪,没至于太阿倒持、引颈就戮。大公司果然是大公司,我老人家在之前的小公司,尽管从名不见经传到纽交所上市,尽管也一路风波恶,也没有亲身历险至如斯境界。细想想,“险”到也说不上,用“烂”可能更合适一些。

话说回来,人世也并不总是一往无际的不堪。这一年来,又结识了几位小兄弟,俗话说,欺老不欺少,这些小兄弟说不定就是将来三爷我的贵人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