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毫无意外,这又是一篇补写的博客。不过这篇博客之所以被补写,其原因与之前的各篇略有不同,之前补写是因为不忙装忙,而这篇久未成文的原因则是真忙。

去年年底,所在部门调整到了新的大事业群。无论时间点,还是周围的环境,都决定了有不少事情忙活。新来的头儿,嗯,比较温和的说,是个棒槌,而且是刚愎自用的那种。三太爷对这种人一般都持一种态度,敬而远之,当然有时候实在没办法,也只能,不知道你会不会猜成是“近之”,而爷的选择往往是“不敬”。一堆事情里,有两件事和兄弟们的切身利益比较重要,一个是年终绩效,另一个是技术委员会对职级的评定。前者和棒槌小有交锋,最后还是按三太爷的方案来了;后者在整个过程中,新的委员会整体运作也还算是良好,因此感觉也还不错。可惜年后回来,据公司总委员会的反馈,与分委员会的提报结果出入甚大,好在咱也不再负责此事了。

除了这些,当然更离不了一年的工作计划,KPI 拆解之类的事情,所以二月份的前半个月(实际上还有整个一月份),都在这些事物里打转转。后半个月就轻松了很多,因为春节来了。节前请了几天假,早早地杀奔苏州。要说那个地方,也不见得有什么好玩的,不过三太爷一到那儿就会觉得比在京城心情轻快不少。兜妈买票因为受了我日期没能提前确定的拖累,高铁没能走成,所以只好机票到上海虹桥,再就地转乘高铁折返苏州。原以为由沪至苏的高铁应该很是宽松,结果却也相当紧张,不得不在虹桥火车站生生等了几个小时,才坐上车。

去年春节一段时间,电费欠下了国家电网的,计十九元,连滞纳金六元共计二十五元。提前在家想在网上结清,不曾想电老爷们早已等待的不耐烦,把电给掐掉了。恢复通电两个要素:第一二十块,第二亲自来。三太爷色厉内荏地在电话里提了提对此收费表示不满,甚至还假模假式地说出了“起诉”之类的字眼,但电老虎的客服女娃儿绝对都不是吓大的,客客气气地说那是我的权利,一副悉听尊便的腔调。当然了,咱们是去过年,不是去置气打官司,所以人一到,马不停蹄赶奔营业厅,以免过上黑漆漆的夜晚。

要不说无巧不成书。赶到地方,铁栅栏已然落下,空无一人,仔细一看,原来当天周六,下午四点下班,而当时的三太爷挈妇将雏,淋着淅沥沥的姑苏小雨,掏手机一看,时间是四点零十分。回到小区,就近的商店里买了蜡烛、打火机和手电筒,晚上点烛而卧,给张兜少增添了一番独特经历。没电的时候是谈不到什么地暖的,一家人蜷缩着抱团取暖,度过了艰难的一夜,还好床够大。

第二天,买电,交有线电视费,买燃气,通水,准备食材等等,所幸都很顺利。接下来的几天,绝大部分都是在久光百货打发,张兜少把所有与玩具相关的柜台都待到了了如指掌。三太爷则在其中生拉硬拽出些时间,在六度空间买了几样家具,一样书桌,一样茶几,一样边桌;关键词:实木,肉疼。不过以我的风格,要的几乎都是样品现货,因此整体还给了个不错的折扣。是整个春节期间能让三太爷保持心情的几件玩意儿。

节后返京,赶忙联系征哥,除了例行闲聊互通有无以外,他还把王和友情赠送三太爷的罗技无线键鼠套装带了来,甚至于,也带来了去年春节别人托他转交我的 ur beats 耳机。回到家试用了键鼠,嗯,挺不错,更爽的是比我在单位淘的二手 MK520 套装小巧很多,和乐视盒子相当之搭。于是趁热打铁,又看了几部片子。

张兜少在回京的次日就做下一桩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小区里有一条景观用小河沟,只是冬日无水,某处有一条横跨沟上的宽不过 20 公分的窄道,鹅卵石铺就,在距离窄道约两米的下游,有一块大石头。兜少当日和小伙伴传传出去玩耍,遇到一个年龄较大的男孩,鼓动他俩从窄道上往下跳,看谁能跳得远,超过那块大石头。传传比兜少略大,也更老练,当下未置可否,于是愣头青张兜少就充当了急先锋角色,奋力一跃,下场可想而知,以颅击石。看着血流不止张嘴大哭的兜少,大男孩一个呼哨,溜之乎也。好在张兜少惊吓之中,方寸竟然未乱,第一时间嘱咐传传赶紧回家通知他的爸爸妈妈(传家据事发地点较近)。正在家里和兜爸各忙各事的兜妈于是接到了配备了先进通讯工具的传妈的紧急电话,赶忙奔赴现场。不一会儿,在大本营按兵未动的兜爸也收到了召唤,据说实际情况超出了兜妈出门时的想象。

见了面,三太爷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张兜少簌簌发抖,更多是心里害怕,倒不是疼痛难忍到什么程度,在兜妈兜爸的劝说下逐步敛摄了心神。打车到清河医院,大年初五人家说处理不了。听从建议,赶到二炮门诊。大夫很牛,缝不缝针,缝什么针,都是家长说了算。挂号的时候里面的小姑娘怕耽误事,通融让三太爷赶紧上楼找大夫,找到大夫以后大夫的态度是你先下去挂号,什么时候挂号上来了什么时候再看。最后,还是决定缝针,用美容的线而不是一般的线。这个美容的线,一百块,钱并不交到划价收费的地方,而是现金直接给大夫和护士。我觉得,社会真的挺黑暗的。兜少一个人躺在手术室,情绪已然好转,和护士、大夫聊得不亦乐乎。

接下来在家消停了几天,无聊之下,我决定和他把他二伯送的那个埃菲尔铁塔拼装起来。用了将近两个整天,大体完工,盒子里原装的零件有缺少,还需要开动脑筋才能解决。

二十八号,好日子。上文提到单位的有些事情已经不再由我负责,事实是已经没有什么需要我再负责了。年前的离职申请早已批准,单等今日最后工作日,跑流程做个了结。各个部门走下来,顺利的很。晚上是告别晚宴,满座如春,看上去是那么和谐美好,真是成年人的世界。

二月就这么过去了。扑面而来的三月,会更精彩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