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事一则

看南院纪事的 blog,其中一则讲到了家乡土话,恍然想起小时候听到的有关这一话题的一件趣闻。

村里有户人家的儿子工作在外,不多年回家探亲。在村中恰遇一老汉(彼老汉非此老汉是也),老头儿比他辈分大,遂问:“俺孩儿啥时候回来的?”,未曾想那厮竟然操了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回答老爷子说:“昨儿晚上”。老头再没与他搭话,转身走了。

事后老头给别人学说此事,愤愤不已:“日他娘,才走了几天,就连话都不会说了。还和我说什么‘坐碗上’,要再过一阵子,那还不得屙到锅里!”

笔者注:我家乡表达昨天的标准说法为“夜来”,表达昨天晚上的标准说法为“夜来黑夜”或者“夜黑夜”,其中的“黑”均发入声。另,“屙”,即大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