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自飘零水自流

这几天,貌似是又一个设备损坏周期。好端端的一个移动硬盘,500GB,即使在今天看也不算小,本来舒舒服服地呆在我的手提袋里要一起回家,哪曾想距离家的单元门还有五十米的时候,三太爷正好接了个电话?又更哪曾想,接着电话的同时下起雨来?分了心的三太爷麻利地把手提袋举起来要遮雨,然后硬盘麻利地滑落到了地上。回到家里接上望闻问切,貌似还安好,第二天拿到单位,间或就有点异响发出来,又过了一个晚上,再用的时候,那声音就开始朝拿着铁锹刮水泥地的方向直奔去了。硬盘这种东西,一旦有这样的响动,根据老夫多年的毁盘经验,多半就不敢再用了,所以高高兴兴赠给了兜太郎,他高高兴兴地请求给他装到那台退役了的 T61 上过瘾。

现成的空间给整没了,琢磨着从别的地方挤出点来补上。存放电影的有两个 1TB 的,整理整理看能不能腾出些地方来。电脑上接了无线网卡和无线键鼠的接收器,USB 口就吃紧,只好弄了个 USB 的 Hub 来。开始是把两块硬盘全接上来,鼓捣了一会儿就发现总有一个的目录查看有问题,不是半天不出来,要不就干脆是显示空文件夹。担心是供电不足,赶紧撤下一个来,重启电脑一看,其中一个已经认不出来了,提示需要格式化。

要说这也没什么,何老师两三张几十 GB 的相机卡也曾手到病除过的。可说来也怪,就像大夫总也治不好自家人一样,折腾了好几个工具毫无起色。后来下载了个 DiskGenius(4.7.1),好像还是官方下载的专业版,貌似有了起色。先是分区修复了一下,接着就逐扇区查找文件,忙活了十几个小时(期间竟然报告出来有二十来个扇区错误,每个都是连续 8 个扇区),大半文件都列了出来,选中以后计划复制出来,它却报了个“尚未注册”,稍大的文件均不予处理。一瞬间心灰意冷,决定把认为有收藏价值的电影名字留存一个列表,以待日后再找。这一从头审视,发现其实真正有兴趣再看的也没多少。为了纪念逝去的影视时光,开列名单于下(看来场面火爆的居多):《权力的游戏》,三季;《尼基塔》、《特工绍特》;《第九区》、《钢铁侠》两部、《大侦探福尔摩斯》两部、《黑暗骑士》、《沉默的羔羊》《汉尼拔》《红龙》《汉尼拔崛起》等四部、《黑客帝国》三部、《杀死比尔》两部、《决战犹马镇》、《黑天鹅》,动画片有《狐狸爸爸》、《料理鼠王》。于是这一事件的结局变成三太爷多出来一块 1TB 的移动硬盘,虽然需要好好做一下检查。

为了关心下一代,老夫忍痛把从亲友那里巧取豪夺来的一台笔记本送给了兜太郎,让他在用 T61 过干瘾之余,也可以过过湿瘾。原本刚又当妈的宁同学她老公淘汰下来的那台 Compaq V3174TU 配置更老一些,心想兜太郎平时也不会怎么用,相较 Lenovo V550,那台颜值略高而又更轻薄,与兜少正好般配,哪知兜少左挑右拣,偏偏做了与我预期相左的决定,要说理由却也堂皇:V550 有摄像头。所以只好眼睁睁看着 V550 又被他小人家霸占了去。

顺便说一句,公司体恤,决定给三太爷配一台好点的电脑,前提是置换,老夫自然应允了。原本我应该把自己的 MacBook Air 11 吋换将出去的,只是那几日正用的美,遂动了念头,把兜妈的 MacBook Air 13 吋许了出去。待到 MacBook 12 吋到手,才发现这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连 Ubuntu 都不能将之顺利引导起来,又不好意思将补给兜妈的 MacBook Air 11 再要回来,只好任由 MacBook 成为摆设。我老人家又把老掉牙的 V3174TU 拿到了单位,作为 Ubuntu 的营盘。要说这中间,为了给 Ubuntu 找个合适地方简直费劲了心思,把 Surface Pro 3、MacBook Air 11,甚至单位小兄弟的 MacBook Air 最新款,都做了测试,痛苦的是还都给人家把内置硬盘上安装了 Grub2,导致启动的时候完全不知所措。Surface Pro 3 更是险些就让给恢复出厂(要知道恢复出厂也很麻烦,要在线下载巨大的系统映像)了。

这个腾出来的 1TB 的移动盘,我计划弄成个大杂烩,多重系统、多重引导方式,一个个轮着来。就这么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