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日子

这阵子,忙累。线上的数据来势凶猛,让本着行进中开火的三太爷都有点措手不及,用一位兄弟的话说,这也算是幸福的烦恼。忙中难免出错,于是力挽狂澜的庸人就手潮了几把,并且蔫坏着说,要还是这样在线上着着急急地救火,再次手潮也不是不可能。于是我鄙视了他半天,他的历史信用算是破产了不少。之前有人一直奇怪我为啥要折腾那些老古董,软件硬件都不放过,这次发现,从中收获一点小小的成就感,其实对解除压力颇有成效。

比如,周末中午去村里,把 iPhone 4 的 Home 键换了下,50 大洋。其实换的攻略(这个词现在不流行了,教程占主导地位了)在网上也看了,三太爷自己主刀,问题应该也不大,不过要从网上买配件,周期太长,成本又不大,不如让人代劳合适。地点在鼎好的 A 座,导购的人数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多了,不过方式还没变,贴身紧盯的战术。三太爷没理会他们,径直找到了淘宝上说的那个实体店的位置。动手的小伙子麻利倒是麻利,只是还不够细心,眼睁睁看着他的手汗在板子上摁了个印。只是看他手边并无擦拭的工具,忍住没说,免得随便拿个什么东西擦擦,效果还不如只有个指痕。出门后还发现,把面板里面的黑色涂层也刮擦了一点。可 Home 键是确确实实好用了,非常满意,顺带感觉系统都好像快了些似的。难道刚才还顺便用镊子清理了一下内存?这个机子送给了成天不给爸妈省心的张兜少,兜少乐不可支,这几天经常把玩,置我不允许他看电子产品的禁令于不顾。三太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欢腾几天吧。下午再往后,随意兄突然电话,说上次到公司小坐的时候,发现茶具略显寒酸,给我搞了一套来。他是江西人,所以弄来的是一套景德镇瓷活儿也就不必奇怪。周日的办公室里空空荡荡,大厦把空调也停了,我们俩吹着风扇闲侃,无非工作与生活。上次我撺掇他三十六计,能走早走,这段时间他不单单自己有所思考,竟然还做了社会调查。我又帮他分析了一下结果中的困惑之处,到了还是达成了比较一致的认识。

昨晚兜哥总算看上福尔摩斯了,直到兜妈说就要期末考试了,不能任由爸爸带着这么干,才上床睡觉。话说三太爷给兜少 iPhone 4 那是有私心的,因为这小子其实瞄上了他妈淘汰下来的 iPhone 5S,我老人家鸡贼了一把,给他来个李代桃僵。纪念版的 iPhone 6 Plus 太大,被我供起来有阵子了,纪念版嘛,得珍藏一下。5S 正好可以补位,再说了,兜妈已经搞得磕磕碰碰的了,我继续破罐子破摔,有个什么闪失心上也不至于太过不去。先重置清空,再把 iPhone 4 上的备份恢复回来,都顺利。现在,兜妈 iPhone 6,兜爸 iPhone 5S,兜哥 iPhone 4,欢乐的苹果一家亲。

下了一夜的雨,安静凉快。一觉妥妥睡到天亮,连续折腾了几宿的蚊子大侠也只听见哼哼来着,没发现下过嘴。家里座机接连两回被一个陌生人打破宁静,被吵醒的三太爷睡眼惺忪之际发现当年暗恋的女同学发来一封莫名其妙的邮件,标题写着的似乎是她娃儿的名字,附件照片里却又仿佛是黎明前黑暗中家里客厅的一面墙。顿时觉得,今天是个怪日子。送兜上学的兜妈回了来,抄起本子在客厅看总裁题材的小说,这阵子大概把标题里带有“总裁”字样的网络垃圾都找遍了,我跑过去让她帮我下了一单,犒赏了自己一盏台灯。

今天其实还有好几个意义。上半年的最后一天;UTC 号称要加一个闰秒的一天;中国股市继昨日历史性瀑布表现之后的希望的一天;安安要和人摊牌的一天;威威和晨晨联调新版协议的里程碑式的一天;哦对了,险些忘了说,还是老夫再也不能过三字头的生日的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