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老文章,不过是老汉自己写的

岁月流情

从初识文字起,不知有多少次盼望自己的语言能够成为书面上的印刷体,然而,直到学生时代结束,却也依然是个愿望。不觉间, 工作六年了。想做文学志士的年华已经远去,我也失去了往日一度拥有的写作激情。不过惊奇总在不经意间出现,翟舰航女士在不久前约我为公司的内刊写点东西, 而且还没有什么限制,使我终得以重拾旧梦,一了夙愿。

可是,写些什么呢?王朔曾经说他自己是个“码字”的,我只不过是一个“码字母”的,陡然从西洋字母转换到博大精深的汉语中来,似乎还有点不太适应。

蓦然回首,人生已近而立之年。环顾四周,所有曾经的远大理想一一都回落到了现实的空气中,买房的,买车的,娶妻的(女同志则是嫁夫),生子的,早先的年少轻狂成了暇时的谈资。

同学录上,问候语以下列顺序更迁:“找到工作了吗?”->“换工作了吗?”->“有女朋友了吗?”->
“结婚了吗?”->“买房子了吗?”->“你家豆豆多重啊?”

早先的时候我还可以插话,后来看一看就溜之乎也。于是乎,有时便回忆一下以前的生活。以下的两则趣事与诸君共谐之。

室友郭胜,四川人氏,本室老大,因姓名谐音,大家均直呼其为“狗剩”。大四某日,在宿舍闲来无事,我躺在床上,头枕双手故做沉思状,间或与狗剩闲谈,突然想 起一事,便问:“老大,狗剩这个外号是谁给你起的?”那知不问还罢,一问之下,狗剩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还不是你这厮,一入学就给若干人起了外号, 竟然还敢来问我!”

室友董刚,吉林人氏,排名老四。同班一女同学不幸摔伤,住院期间老四和我相伴而往探望,适逢伤者室友兼护理在场,闲聊 中不知何故提及唾液之于人体的作用,该 MM 大谈特谈,最后总结道:“唾液乃人体之精液,不可轻易浪费。”只见老四一本正经地纠正:“应该是精华,精华。”我顿时捧腹不能自已。

“后之视今,犹如今之视昔”,王羲之曾经这样说。我们有美好的往事可以追忆,岂不知今天的生活,也同时是将来回忆的一部分。依此而论,我们生活的每一天岂不是都同样美好?

唉,活着真是不错。

由此不禁想起塞缪尔·厄尔曼写的一片美文来,名为《青春》,现全文摘录如下:

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象,炽热的恋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在涌流。

青春气贯长虹,勇锐盖过怯弱,进取压倒苟安。如此锐气,二十后生有之,六旬男子则更多见。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废必致灵魂。忧烦,惶恐,丧失自信,定使心灵扭曲,意气如灰。

无论年届花甲,拟或二八芳龄,心中皆有生命之欢乐,奇迹之诱惑,孩童般天真久盛不衰。人人心中皆有一台天线,只要你从天上人间接受美好、希望、欢乐、勇气和力量的信号,你就会青春永驻,风华常存。

一旦天线降下,锐气便被冰雪覆盖,玩世不恭、自暴自弃油然而生,即使年方二十,实已垂垂老矣;然则只要树起天线,捕捉乐观信号,你就有望在八十高龄告别尘寰时仍觉年轻。

谨以此文与正值青春或青春渐逝的朋友们共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